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携卿入红尘

北境10

携卿入红尘 花间阁 2672 2019-12-19 10:58

  

慕灵将手臂从膝盖上拿下来,而后轻轻握住了她的右腕,“寻常二字,不应用在你身上。”

略带冰凉的指腹缓缓划过,在那道未曾完全结痂的伤口上摩挲,分明半分力气都不曾用,可旖霓却仍旧感觉到,在那块肌肤之下,被慕清嵌入血肉之中的那一小块碎片,正在略微颤抖着。

“在我从落日崖归来的那一刻,便知道了我哥哥将这东西给了你。”

她眸中噙着无限柔情,声音平缓,“在这里面,封印着我的名字。”

旖霓略带疑惑地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臂,轻声道:“慕清也曾这样对我说,只不过当时来的匆忙,我也没有来得及问他,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封印着名字的术法,她从未听说过。

慕灵静静凝视着那条细小的伤痕,良久之后忽地展开一个笑颜,“我的名字,从得到星海盘的那一刻开始,便不再属于自己了。”

她略微顿了顿,而后将自己的手收回,“以你如今对星海盘的了解,不知在你的眼中,它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东西?”

旖霓虽不知晓她的意思,但仍旧思索了片刻,正色道:“倘若要我说,你在没有妖力的时候便可使用它,甚至于在整个北境之中,所有人的命数你都了然于心。”

“如今拥有了妖力,这力量想必会只多不少。只不过它的力量越是强大,我便越是觉得,此物的存在对于人间界来说,难免有些……”

“有些……”

分明那种感觉已经萦绕在心头,可她就是无法找到合适的话来描述,只能皱着眉头支支吾吾,半晌也说不出这最后的一个词来。

慕灵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缓声道:“你也觉得,星海盘的存在有些过犹不及了。”

“不过有一句话你说的没错,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觉得,星海盘,或许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人间界。”

在旖霓的认知当中,除却人间界之外,便也只有仙界与魔域了。只不过仙魔二族,大多都高高在上,应当看不上这非黑非白的人间界才对,或许这个星海盘,只不过是遗落在此的罢了。

“故而在我得到星海盘的第一日,我的名字便被束缚在了上面。”她的声音很平静,却带着些许的哀伤,“甚至,只要拥有一枚星海盘的碎片,便能通过我的名字,将我牢牢握在掌心。”

“不过所幸,至今为止,星海盘只落下了那么一小块碎片。”

慕灵眼睫微颤,而后抬起头来,与旖霓四目相对,正色道:“以及,所幸有你。倘若这世间始终存在这样一个人,能够无条件地命令我。那么这个人,除却我哥哥之外,便只能是你。”

旖霓这时才反应过来,难怪在北境小住的那一个月中,无论是谁,见到慕灵之后都是尊称一声“司祭”。而即便是慕清,也从未完整地唤过她的名字,想来也是为了不让她过多想起此事吧。

“我有时甚至在想,倘若星海盘也有自己的意识,会不会说这样一句话。”

她苦涩地笑笑,声音低沉,“我借助于你的力量,不过是为了更好地窥探人间界,可不是让你因此而凌驾于众人之上的。”

“星海盘与我哥哥的那把弓,皆是北境曾经存在过的神明遗留下来的东西。”

正说着,慕灵便有些生疏地运用起才得到不久的妖力,在自己的右腕上轻轻一划,殷红的血珠瞬间便渗了出来,“而我的作用,可能便是将它们两样东西连接在一起的媒介。”

虽说慕灵是从北境之中逃出来的,可她直至今日倒也不曾受过什么伤,故而旖霓还真的不曾感受过,在她的血液淌出之后,隐在自己体内的那把长弓竟有了十分强烈的反应。

“你这是做什么?“她强忍着即将自行现身的长弓,遣出一道妖力覆在慕灵的伤口上,“你不会骗我的,只要是你说的话,我都会信。”

慕灵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迅速愈合,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而后淡淡道:“这不是你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我必须要让你看到,为何我哥哥的死,会带来整个北境的覆灭。”

“星海盘也好,这把弓也好,皆是神明赐给北境的神之法器。神授者死于非命,始终存在于众人心中的神明便会降罪。而至于我,在哥哥死去之后,便成了唯一的神授者。”

她一面说着,一面再次抱起星海盘,修长的指尖略微滑过,其中的星光便齐齐开始流动。只不过这一次,在平滑完整的镜面上,只有一颗星仍旧在亮着。

旖霓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也将自己的手指放在了上面,轻声道:“这个星象我看懂了,应当是如今的北境吧。而这最后一点星光……是你?”

慕灵点了点头,“我从来都不信什么神明,故而在这个星象出现之后,便说明北境的神明,从此便消失了。”

话音刚落,她便迅速翻了个身,半蹲在旖霓面前,轻轻执起她的右手,一字一句道:“从此,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唤我的名字。我的存在,便是你手中最强大的兵刃。”

“我,会做你所向披靡的利刃。”

看着她无比郑重的神色,旖霓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分明脑海之中有千言万语,可齐齐涌上喉头之后,却是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而在这些繁杂的想法中,最清晰的一条便是,慕清与慕灵,真的很像。

固执却善良,洞察世事,却仍旧选择对自己毫无保留地信任。

天际之上的破碎银月仍旧在幽幽的发着光,波光粼粼的湖水铺陈在慕灵身后,无数被揉碎的光华皆比不上她眸中的星光。

耳际的碎发被晚风轻轻拂过,在脸上留下一串细微的瘙痒。

过了半晌,旖霓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将垂在一旁的左手也覆了上去,将她的双手紧紧握在自己掌心之中。

“你仍是蛟族的司祭,”她手上用力,声音却十分轻柔,“这面前的整个碎月湾,都要归你掌管。”

慕灵的眸中带上了些许疑惑,眉尖微动,轻声问道:“归我掌管?那你呢?”

“我?”旖霓声音轻轻一扬,笑道:“我就勉强做一个大长老吧。王这个位置,还是给你哥哥留着比较好。”

“我哥哥他已经……此事也没有必要啊。”

看着慕灵不解的模样,旖霓双眸微眯,将声音略略压低,故作神秘道:“这个嘛,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蛟族的王,可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做个大长老多舒服,既不用管事,还不用成日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左右慕清原本也是王,便让他接着做吧。

书客居阅读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