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116章 联合会成立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4904 2019-09-12 17:55

  

第116章

  一连几天,荷花都坐在客栈中与萧平商量联合会的事情。

  范观摩与张山也时常过来。

  只有郑士曹,自从那天送了三万贯的票子之后,就再也不露面了。

  陈州附近水系发达,龙湖烟波浩淼,周围有数河蔡河。

  河道两旁尽是水车,取水以灌溉农田。

  用水车代替人力,这是崔家在几年前就已经实施过的。

  所以,当荷花与萧平一说织机的动力原理,萧平就表示理解。

  萧平心中也在想,怪不得荷花是崔晋原的未婚妻,这俩人的心思竟是一样。

  崔晋原就是利用水力驱动,减少了作坊的人力。

  几家人商议之下,在蔡河边买了一块地。施工第一天,陈州府有数百人前去围观。

  这块地,先是用院墙围好,而后将其中的一半塔上架子,搭上竹竿。

  荷花又买了上百口水缸,就地开始教起那些人熬制颜料。

  “你们总以为我家的染料很神秘,其实我要说,熬制颜料没有秘诀,最要的就是各物品的,呃,草木的相溶性……”荷花原本想说一些后世的专用名词,想了想大家也听不懂,就不再解释,“比如矾石可以固色,大家是都知道的原理,可是矾石固色也不一定是百分百的成功。就比如,染成白色时,用矾石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这是由于矾石的特征,令它对白色这个颜色毫无助力。然而,若是染黑色时,使用矾石就可以大大增加黑色的色牢度……”

  荷花站在水缸前,指着水缸里各种配料,讲得异常详细。

  那些大掌柜大管事大工头,手里拿着炭笔,认真的记录。

  人人都知道,这样的机会难得。

  讲完了一遍,见有人露出不解之色,荷花扬声问道:“如果有人不懂,可以举手提问。”

  什么?居然可以提问?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大凡是学手艺的,哪个不是师父做一遍,你能领悟多少就是多少。至于你领悟不了,那是你脑子笨不聪明。

  想问师父问题?那就等着挨打吧!

  在座的各位在学艺时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没有想到荷花竟然允许别人提问,都是小小吃了一惊。

  就有人小心翼翼地举起手,“顾大娘子,我有一个问题。我前些日子曾见过一种布,这种布上遍布小花,布体呈蓝色。也是水洗不褪……这种与大娘子方才所说的蜡缬可一样吗?”

  “这个,就是蜡缬!蜡缬有两种,一种是先用熔化的黄蜡在白布上绘制图案,染色后煮去蜡质。另一种是用线绳在布料上扎制好花纹图案、飞鸟虫鱼等,置入已准备好的染料里浸煮。”

  “原来,竟然如此简单?”蜡缬就是腊染,原产地在贵州,是白人与苗人的不传之秘。

  始于汉,兴于唐,直到现在还十分流行。

  这种源自于土家的蓝色花布,因为鲜艳颜色而不褪色经得起捶打一直深受人们的喜爱。正因为人们的喜爱,造成这种布料的价格居高不下。

  不知有多少商人想要破解腊染而不得其法!

  颜料的配制以及缬染方法,是机密,轻易不外传的。

  哪里想到,荷花竟然能轻易说出腊染的颜色配方和熬煮顺序。

  怎不令人吃惊。

  荷花见到众人的表情,微微一笑。腊染制作方法全面公开时,大约是在南宋末。

  宋人朱辅的《溪蛮丛笑》中记载:“溪峒爱铜鼓,甚于金玉。模取铜纹,以蜡刻板印部,入靛渍染,名点蜡幔。”

  虽然唐时有高僧释慧琳在《一切经音义》中对‘蜡点缬’有所记载,却并未引起别人注意。

  古代的通讯与道路不发达,一个人一生之中所能接触到的知识有限。像是贵州一个学子写的一本书,也许要十几年几十年之后才可以流传到中原。

  几家的大掌柜各自交换了一下眼神。

  范观摩当即上前一步,“诸位,可还记得在三川客栈中顾大娘子要我等发的誓吗?若是将联合会的绝技泄漏给别人,便会断子绝孙,宗族灭绝?”

  几家的大掌柜纷纷振臂,“自然记得!”

  “顾大娘子拿出如此的绝技,自然是希望咱们联合会的诸人使用。而不是拿出绝技随便给别人的,既然入了联合会,就要死死牢住这些秘密。”范观摩哼了几声,环视了一下众人,“纵是我们联合会的元老们治不了你们,还有郑士曹。若是你们觉得郑士曹也管不了你们,还有监州与知府呢……”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几家的大掌柜各自缩了下脖子。

  仅光一个腊染法就如此惊世骇俗,可想而知荷花脑中还有多少染制方法。

  就不谈别的染制方法了,仅光这个腊染,联合会就要发达了。

  经此一事之后,荷花的话语权在联合会中加重。

  那些人也更加期待联合会美好的明天。

  而一直着联合会举动的陈冬平,则是有些烦燥。

  这两天,她一直将香儿留在身边,处处提耳命面,教她各种礼仪和规矩。

  可为什么,宋佳桐一直没派人来找香儿呢?

  那白猫,离了香儿,就不吃东西的。

  “会饿死的!”宋佳桐心疼地抱着白猫,将放着小鱼的碟子送到白猫嘴边。

  白猫闻了闻,又胆怯地转过头,不敢吃。

  如果吃,就会被打一顿。

  鞭子用厚厚的棉布包裹起来,抽到身上没有伤痕,却异常疼痛。长长的****在身上,看不出伤口,却疼得它发抖。

  它每吃一口别人偷偷给它的猫粮,就有一只小猫惨死在它的面前。

  在刚开始时,白猫吃了几口小鱼。它亲眼看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猫,被打得死去活来,又被吊到屋檐下,不甘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而后香儿恶狠狠地抱着它,用针扎它,用鞭抽它。

  从那以后它知道了,除了香儿,不能吃任何人给的东西。

  “会饿死的!”宋佳桐抱着白猫,呜呜地哭了起来,“你吃啊,你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小鱼干。吃一口啊,乖乖地,吃一口嘛……求你了,不吃会死的……”

  白猫睁着湿辘辘的眼睛,悲哀地看着宋佳桐。

  这个傻人类!

  白猫伸出舌头,舔了舔宋佳桐的面颊。

  宋佳桐哭得更狠了些。

  赵从道站在窗外,看着抽泣的宋佳桐,微敛双目。

  垂柳飘拂,落叶飘舞,一枚树叶飘落手心。

  他转过头,对着跟在身后的锦衣,“去唤陈大娘子。”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