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131章 谣言入耳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255 2019-09-12 17:55

  

第131章

  崔家老宅里的燕嬷嬷却觉得无聊至极。

  燕嬷嬷在崔家老宅一连住了几天,萧姨奶奶一次也没说要见她。

  萧姨奶奶不见她,她也乐得清闲。

  整天在宅子里东游西晃。

  结果却着了凉,病了起来。

  这日刚刚病好,就拉着春喜在院子里转了起来。

  “这宅子建得挺雅致,景也好,是哪位大匠的手笔?”

  春喜笑盈盈地,“自然是咱们大郎!咱们大郎嫌以前的宅子太过老旧,就重扒了建的新宅。细说起来,这宅子建好还不到五年呢。”

  燕嬷嬷一怔,失笑道:“没想到大郎竟还会治园!”这样优秀的庶长子,怪不得太太不想让他成长起来。她又问,“那位顾大娘子,你可知住在何处?可是住在村南?”

  春喜又笑,“顾大娘子家住在村东呢,嬷嬷记差了。”嘴角闪过一丝不屑。

  看到春喜的表情,燕嬷嬷的心中陡然生出一个想法,她哈哈一笑:“原来又是我记差了!可见这人老了,记性也不行。说起来啊,这顾大娘子也是个苦命人!咱们崔家也是良善之家,将来自然也不会委屈她。”她说完话,就仔细打量春喜的表情。

  只见春喜的嘴角牵了牵,眼皮子微微下拉,道:“嬷嬷说得极是,只是这世上苦命的人多了。若是嬷嬷想帮,只怕一时间也帮不完呢。”

  燕嬷嬷脸上的笑意瞬间通达眼角,更加慈祥起来,“是啊,这世上受苦的人何止千千万!”燕嬷嬷叹息一声,“旁的不说,就说咱们大郎。虽是心地好又上进。可到底是身份有碍,说到底也比别人要短那么一截。说句不恭敬的话,如果他是太太生的,何至于会……”燕嬷嬷伸手捉住随风飘舞的柳枝,“旁的不说,就说咱家的二郎,小小年纪就得名师tj**。现在汴京城哪个不夸咱家的二郎有文有才有相有貌?太太前些日子体恤二郎不易,特意拨了几个屋内人贴身服侍,照顾二郎的起居。”

  “屋内人?”春喜的眼睛亮了一下。

  “可不嘛!”燕嬷嬷随手扯下一截柳枝,拿在手中轻轻地编着,“这书僮虽好,到底是男儿身,事情想的不周到也是有的。要论起服侍人啊,还得咱们女人!”燕嬷嬷将编好的手环递到了春喜手中,“拿着玩吧!”

  春喜愣怔地接过手环,看着燕嬷嬷朝前走的身影。

  她敛眉垂目,心中做着剧烈的斗争。

  过了一会,春喜似是想明白了。

  快步走了上去。

  “嬷嬷,奴婢有一事要禀告嬷嬷!”春喜左右看了看,神情有些紧张。

  “哦,甚事?”燕嬷嬷好整以暇地看着春喜,心头却狂喜。

  春喜垂下头,有些紧张地扯着自己的衣角,“嬷嬷可知,那作坊的核心工人,是姓顾的。”

  姓顾?

  燕嬷嬷眉头一跳!

  “正是!”春喜紧紧地捏着燕嬷嬷方才送她的手环,“嬷嬷,春喜是个奴婢。只知道侍候主子,主子周全了,就是春喜周全了。”她抬起头,怯怯地看着燕嬷嬷,“嬷嬷要是有甚差遣,只管吩咐奴婢。奴婢纵是万死,也不辞。”

  “只求嬷嬷在太太面前替大郎多说好话,大郎他……”春喜顿了一顿,“大郎实在是太苦了!”

  燕嬷嬷眯了眼,笑着拉起了春喜的手,“你这孩子,说的甚啊!你好好侍候大郎,大郎难道还会苦吗?”她慈祥地拍着春喜的手,“只要你心里有太太,有大郎。将来必会有你的好日子?”

  春喜的脸就更红了。

  华音堂中。

  萧姨奶奶坐在上首,听着冬雪的回报。

  “春喜果真这么说?”马嬷嬷追问道。

  冬雪点了点头,敛目道:“奴婢只听了这么多,后来她们去水边,奴婢不敢再跟过去!”

  马嬷嬷顿时怒了,“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贱蹄子!竟然敢出卖姨奶奶和大郎,我要是不打死她,她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萧姨奶奶挥手令冬雪出去。

  “这京里的人一来,甚牛鬼蛇神都蹦出来了,有她一个不算多,也不算少。”萧姨奶奶并未动怒。

  “可是,这小贱蹄子胆敢出卖姨奶奶和大郎,要是放过,将来指定能成大患。”马嬷嬷愤然道。

  “你忘了大郎写的信?”萧姨奶奶一点也不急,“作坊的核心秘方在顾家人手中,这是必须要让京里知道的。现在还不是收拾春喜的时候,你多派些人,严密注意这俩人的动向。”

  萧姨奶奶霜眉一挑,“可有一条,在家里怎么闹腾都行。若是敢进城扰了大郎,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她冷冷一笑,“年轻小小的就放了屋内人,我看她的二郎也学好不到哪里去!”

  得,这婆媳妇二人算是隔着几百里地的怼上了!

  马嬷嬷垂头称是。

  ……

  自从宋佳桐指名要观音图之后,荷花就不再让李秀插手绣了。

  宋佳桐天真无邪,心灵纯净,如同菩萨座前的玉女一般惹人疼爱。她身上完全没有被娇宠长大之后的颐指气使和骄傲自大,不仅待人和善,而且心底善良。

  荷花很喜欢与宋佳桐。

  她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

  观音站在莲台上,衣带当风,神态慈祥。脚下的莲台被祥云簇拥,身后仙山若隐若现。脑后有光轮万丈,手中托净瓶柳枝。

  除了脸上那块空白,其他的地方已经差不多了。

  联合会经过刚刚开始的混乱,也步入正轨。

  在染工们将一匹匹鲜艳的布匹挂上竹竿晾晒,所有反对的声音都消散云烟。

  而随着绣花工坊渐渐盖好,众人对绣坊的期盼也多了起来。

  如果真像荷花描绘的,那以后联合会的绣坊将是和汴京的文绣院一样大的地方。

  又绣了几针,门外有人敲门。

  一打开门,却是范观摩站在门外。

  自从荷花开始传授技艺以来,范观摩是最热忱的,先是四处散发消息,而后帮着筛选入会的人员。

  等到联合会正式建立了,又帮着买地、建扇子、招收染工和绣娘。

  功不可没。

  荷花一见他,就笑了,“范东家请进。”将他让进了屋。

  “叫啥范东家,要是看得起我,就叫声范叔好了。实在不行,叫我范胖子也行。”范观摩一笑两个眼睛就挤得只剩一条缝。

  他的目光在观音图上扫了一眼,赶紧转开。

  这幅观音图可是要送给曹皇后的千秋大礼,据说是要用曹皇后的真容。

  他是不敢偷看的。

  “可是有事?”荷花给范观摩倒了碗茶。

  自从她开始给宋佳桐绣观音图,联合会的事情就大多交给了范观摩和萧平去做,再加上还有张山与顾成,她除了教这些人技艺也没有别的事情。

  范观摩看了一眼,斟酌了一下说辞:“大娘子,现在外面,可是有很多不好的话……”

  不好的话?

  荷花早已不是以前那个痴傻的荷花了,听到范观摩这样说,哪还会不明白。

  谣言,传到陈州府了。

  \s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