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190章 摆宴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268 2019-09-12 17:55

  

第190章

  顾家在大槐树胡同摆流水席,派顾成做为代表,与萧平萧亮一起到崔家老宅问候崔晋原。

  听到大舅子来了,崔晋原很是高兴,亲自到门外迎接。

  人们见到崔晋原对顾家人如此礼遇,不免低声议论。

  那些人的后悔自不必提,崔晋原将顾成迎到了内宅,先见了萧姨奶奶。

  萧姨奶奶额上戴着石青色镶金边抹额,身上穿着同色的褂子。神色奕奕,满面红光。

  见到顾成向她行礼,连忙叫人拉顾成起来,“快起来,快起来。你爹娘身体可好?在陈州住得可习惯?”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顾名恭敬地回了礼,“回姨奶奶话,家里一切安好。阿爹阿娘托我向姨奶奶问好……”他又取出一个小包袱,“这是荷花给姨奶奶做的一身秋装。”

  一听到荷花给她做了衣裳,萧姨奶奶笑得眼睛眯了起来,“快拿来我看看!”吩咐小丫鬟去取包袱。

  看了一眼针线,萧姨奶奶连连点头,“到底是荷花的手艺,这针线就跟用尺子量的一样。”

  顾成就嘿嘿地笑,“荷花也没别的本事,就针线做得好。”而后又恭喜崔晋原,“大郎这次考得极好。”他嘴拙,也说不出什么恭喜的话。

  听到他唤自己大郎,而不是以前的姑爷,崔晋原的眉头一抖,笑着道:“多谢大哥,还劳大哥跑这一趟。腊月时,我就要发解进京。大哥有没有甚么想带的想捎的,到时只管过来说一下,回头我叫人带过来。”

  顾成急忙摇头,“你是去科举的,哪能让你捎东西?只要你这次能金榜得中,那就行了。”

  一时间,宾主尽欢。

  崔晋原留顾成在家吃流水席。

  这次崔晋原虽说没中解元,却是第二名。萧姨奶奶只觉得多年郁结之气一吐而空,下令要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村子里的猪羊尽数收回,要杀了犒赏宅子里的仆人和村民。

  气得白书喜暗自生气却又无法。

  这段时间,他正想着法子的让村民归还牲畜呢,谁能想到萧姨奶奶竟然搞了这么一手?

  可他又说不出改样的话来,难道不让萧姨奶奶庆贺吗?他不是没说过这话,结果却被萧姨奶奶骂个狗血淋头。

  萧姨奶奶骂他,“晋原虽是庶生子,可到底是你正经外甥。他科举得中了,你不仅不替他高兴,反而阻着我为他庆贺。我知道,你眼里是只有钱的,我也不管你要钱,明儿我就把家里的祭田卖了,用这钱摆酒!”

  卖崔家的祭田?

  白书喜知道萧姨奶奶在吓唬他!萧姨奶奶只是妾,根本就没资格买卖祭田。

  然而,这话是不能说的!

  他到江边村一个多月,竟然逼得萧姨奶奶卖祭田,传出去后别人会捣断他的脊梁骨。

  萧姨奶奶生的三个儿子,自从离开陈州之后,从来没回来看过这个生身之母。

  已经算是不孝了!

  若是萧姨奶奶真的因为他不让摆酒而发起疯来,谁也弹压不住。

  所以,白书喜只能是灰溜溜的认了栽,任凭萧姨奶奶高价收回村民们手中的牲畜。

  此时,看着顾成在萧姨奶奶面前承欢,萧姨奶奶一口一个荷花。

  白书喜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萧姨奶奶虽是妾,可是当年崔晋原与荷花的亲事那是经过官媒和前任知州认可的。

  在婚书上,亦有前任知州留的小印。

  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

  哪怕白氏与他再不想认荷花这门亲,也只能是极力打压荷花的存在,而不能否认。

  他们在汴京宣扬白丽华和崔晋原的婚事,就是希望萧姨奶奶能像几十年前任凭老主母带着三个儿子入京将她撇在陈州一样,默默地退让。

  哪里想到,这次萧姨奶奶不仅没退让,反而拒绝交出婚书。

  他与白氏商量的结果就是两头大――

  这边娶了荷花,让她留在江边村侍候萧姨奶奶。那边娶了白丽华,令白丽华陪着崔晋原。

  到那时,他们口中只认白丽华为大就好。

  白丽华温柔贤淑,略通文墨,又生得漂亮,只要相处得久了不怕崔晋原不喜欢她。而且江边村这么远,荷花又是一个村妇,能掀起什么大浪?

  可他没有想到,荷花竟然能拿捏得住崔晋原。逼着崔晋原发了那样的毒誓!

  这可子,白丽华的地位就尴尬了。

  若是白丽华不能拉住崔晋原的心,那可怎么是好?

  而且现在,作坊也成了泡影,他可怎么回去和白氏交待啊?

  白书喜越想越生气,越看顾成越觉得心烦。

  他在这里烦燥,崔晋原却领着顾成四处敬酒。

  话里话外称呼顾成为舅兄。

  别人听到他这样待顾成,自然高看顾成一眼。

  一时间,顾成通过崔晋原也认识了不少的人。

  ……

  三天的流水席后,陈州城开始了热闹和喧哗。

  士子们的狂欢开始了。

  崔晋原也自江边村来到了陈州,整日出入于酒楼脚店。

  他与袁轻舟与何澹然是前三名,少不了应酬。

  崔晋原干脆就住到了何澹然那里。

  就这样,一边吃酒玩乐,一边读书。

  秋天很快过完。

  等到送完寒衣之后,冬季来到。

  这几个月,联合会发展迅猛。

  织机一批接一批的投入使用,布匹一天一天的增加。

  联合会如同一个张开了大口的制钱怪兽,不停地将布匹变成银钱。

  联合会的生意越好,荷花就越忙碌。

  幸好萧平萧亮很能为她分忧,她也可以少操点心。

  而在城外的荒地之上,牧草的长势喜人,只等一场大雪保墒,以备来年春节的采摘。

  那些与联合会合作的商户,各个赚的盘满钵满,笑得合不拢嘴。

  而那些走街串巷的小商户们,也因为今年出了联合会这个怪物,赚的钱也比往年多了许多。

  联合会生产的布匹厚实又密牢,做冬衣再合适不过。

  再加上价格便宜,大凡手里有点闲钱的都愿意买点。

  而那些将联合会的布匹运往外地的,赚的更是多。

  联合会的布匹,很快就占据了陈州附近的市场。甚至就连广西那边,也有了联合会布匹的身影。

  而与之相反的却是日渐萧索的陈家。

  自那次退货事件之后,陈家就一厥不起。

  哪怕陈敬之再有古君子之风,哪怕陈家退了所有的货,陈家的生意还是没有半点起色。

  不得已,陈敬之来联合会进货,希望顾荷花能给陈家一条活路。

  荷花并不是赶尽杀绝的人,对于陈敬之向她释放好意,犹豫了一番便接受。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