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96章 露出马脚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793 2019-09-12 17:55

  

第96章

  如果这染料方子是顾家祖上传下来的,陈家确实没有理由要去杀荷花。

  陈大掌柜这么一说,堂下的众人纷纷点头。

  “大老爷容秉,”顾老大上前一步,行了个礼,“这染料方子,确实是小女琢磨出来的。如果我们真有祖上的绝技,咋会穷到今年才拿出这方子?”顾老大苦笑了一下,“我家小女一直痴痴傻傻的没有记忆,连昨天的事情都记不得。小女一向喜欢绣花和画画,这个江边村的人都知道。我家小女绣的花,染的丝线,就是她自己配制的染料,只不过她自己说不清,家里人也不懂。就在前些日子,老天开眼,小女突然开了窍,能记得以前的事情。就把她平时配制染料的方子说了出来,家里人这才得了绝技。”

  “顾家的大娘子是个傻子,这个小底可以证明!”堂下有人嚷出声。

  顾老大一转头,却见是江边村的江老爹。

  他又惊又喜,朝着江老爹感激地拱了拱手。

  就有衙役下去将江老爹提了上来,让他做为证人。

  江老爹看了顾老大一眼,“小底也是江边村的人,可以做证顾大娘子以前是个傻子,不过这些日子好了。至于其他的,做不得证。”说完了话,他朝着何通判行了一礼,不声不响地站到一旁。

  这是还在记恨着因为顾家休了江小乙浑家少氏的事情。

  见到有人做证,何通判与幕僚葛鸣对视了一眼。

  此时堂下站满了人,赵从道小心翼翼地护着换了男装的宋佳桐挤入了人群。

  听到有人为荷花作证,宋佳桐笑了起来,“这荷花确实是个傻子,那天咱们亲眼见的。”

  赵从道就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话多。”

  宋佳桐吐了吐丁香小舌,不敢再说话了。

  “只能证明痴傻,焉能证明这方子就是顾大娘子的?”陈大掌柜敏锐地抓住了顾老大话中的漏洞,“除非你当堂配出新的方子,否则焉能取信众人?”

  崔晋原的眉头皱了起来。

  何通判也看向堂下的顾家四口。

  这话一出,顾成有些不知该怎么接才好,不由自主看向顾老大。

  顾老大也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荷花轻咳了一声,道:“你口口声声说,那方子一定不是我想出来!其实我脑子里还有很多染料方子,都是我记忆力不好时自己瞎琢磨玩的。你想要什么样的方子?我可以写给你看!”

  顾成神情一振,躬身道:“还请大老爷赐下纸笔,让我小妹写一个方子。”

  他这么一说,堂上的众人皆是一愣。

  何通判挥了挥手,命令衙役捧来笔墨纸砚。

  虽是捧来纸笔,却没有桌子。

  顾成想了想,就背朝着荷花弯下腰,让荷花在他背上写字。

  荷花提笔写了几个字,“矾石可固色。”而后就将纸递给了衙役。

  “好字!”何通判目中迸出神采,而后问:“当真?”

  荷花点头,“当真!《齐民要术》中早有记载。”

  何通判微微点头。矾石可入药,他是知道的。《唐本草》和《吴普本草》皆说过,矾石可治痰壅及心肺烦热。

  能说出来历,证明荷花是会看书的。

  而这五个字,写得清秀纤细,别有一番韵味。

  字如其人。

  光看这五个字,何通判就对荷花生出了好感。

  崔晋原怔了一下。

  他记得,送给荷花的书里,并没有《齐民要术》。

  难道说――

  看着站在堂上,落落大方,毫无惧色的荷花。

  崔晋原目光微凝。

  好像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荷花转过头,朝着崔晋原的方向看来。

  这是苏醒之后,第一次见到崔晋原。

  除了换了一身装束,除了一头绾起的长发,崔晋原与前世一模一样。

  还是记忆中的那个人。

  荷花垂眸,心头隐隐作痛。

  夏风吹动雨丝,轻轻拍打在高高的屋瓦上,发出轻脆的响声。

  崔晋原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她。

  夫妻二十载,他无比熟悉荷花。

  这个样子的荷花……

  檐廊外,雨幕连天,将大堂内外隔绝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何澹然站在崔晋原的旁边,看着俩人眉目间似乎在传递着什么消息,轻轻挑了挑眉。

  而在旁边的陈冬平,此时也看到了崔晋原。

  她看了崔晋原,又看了看一直被崔晋原用目光追随的荷花。

  只觉得心头如同火炙。

  她与身边的小婢香儿说了几句话。

  香儿点了点头,朝着人群外挤去。

  看着荷花递了一张纸,何通判的神色就变了,甚至还对荷花露出善意的微笑。

  陈大掌柜急了。

  他以目示意范观摩。

  可是范观摩却像是没瞧见似的,老神在在地看着堂中的地面。

  即不出声,也不辩解。

  他又没买凶杀人,辩解个什么劲?只要顾家不将战火将他身上引,他就不吭声。

  看陈大掌柜那气急败坏的样子,这泼皮肯定是陈家派的。

  那一天,顾家兄妹被河间郡王给救了之后,陈家夜里大乱。

  如果陈家心里没鬼,乱什么?

  他听说,陈家那天夜里,二房和大房吵了个翻天。

  争吵的主要内容就在陈冬平身上。

  范观摩转头看向堂下男装打扮的陈冬平,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平时还真是小瞧她了。

  “仅凭一张方子,并不能说明甚么。倒是把那个杀你的王小二叫出来对质啊!看看他是不是我派去的?你是不是觉得死无对证,就信口开河诬蔑我们陈家?”陈大掌柜道,“小底在鸿升绣坊做了一辈子,见过的好东西不计其数。顾家纵是真染出不掉色的布料,这个方子能值几个钱?难道还能比得过我在鸿升绣坊的工钱?”陈大掌柜嘿然一笑,“你们顾家一年才能挣几个钱?我犯得为一个不值钱的方子做这样的蠢事?只怕是你顾家卖不出去手中的布匹,急眼乱咬的吧!所以,这人穷不能志短啊!”

  堂下就有人点头,“对啊,鸿升绣坊的大掌柜,一年最少两百贯,犯得着吗?”

  旁边就有人附和出声。

  这话听得宋佳桐连皱秀眉。

  荷花绣的帕子栩栩如生,染的布匹颜色鲜艳,甚至就连用她的配方制出来的雀钗都美得无法直视……

  一提到雀钗,宋佳桐眼前一亮。

  她伸手在袖中取出一个匣子,正是荷花送给她的雀钗。

  见她取出匣子,赵从道摇头轻笑,附在宋佳桐耳边道:“贼已尽入彀中。”

  宋佳桐愣了一下。

  堂上的荷花出声,“大老爷都未宣布死讯,你怎知泼皮已死?大老爷都未言明那泼皮的名字,你怎知他叫王小二?”

  陈大掌柜的脸,蓦地白了。

  陈冬平却是猛地睁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荷花。

  首发更新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紧急通知:最近发现很多高仿网站或app!导致很多用户反应账号密码错误,无法登陆和很多小说不存在等问题!请大家访问时一定要看清网址!

  唯一网址为全拼音:o123或yikan

  其他均为仿冒网站或app!如用户在访问仿冒网站时,被诱导消费出现任何损失,本站概不负责!切记!!!

  (o123=)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