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334章 巴氏受刑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4049 2019-09-12 17:55

  

第334章

  巴氏越听,脸色就越是苍白,纱窗之后的荷花,亲耳听到这些事后,恨不得冲出去撕了巴氏的脸!

  那蔡洤跪在地上一语不发,懦弱的模样看着很是憔悴。

  百姓听完两人的叙述,纷纷指责那巴氏不是人,这等婆婆,谁嫁进蔡家谁就倒霉,人家香儿的背后可是荷花娘子,又怀有身孕,她这都敢下手,简直是畜生不如。

  “巴氏,事到如今,你可还有话要说?”韩相公沉呼一口怒气,问道。

  巴氏动了动苍白的嘴唇,想说什么,却又被许秋打断:“自香儿逃走,巴氏怕事情败露,便将折磨香儿的工具焚毁,但有一部分无法焚毁的,都被她扔进了府中的池塘里,只要去捞上来,就知道民女所言是否属实。”

  此话一出,巴氏再也说不出话,她以为自己做的事密不透风,没想到竟早被人看在眼里,她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

  韩相公见状,心知此案明了,然而,却不知道该怎么判,巴氏是香儿的婆婆,虽然虐待了香儿,但却没弄出人命,自古长辈教训晚辈,都是情理之中的事,如今一来,倒不知该怎么办了。

  他有看向袁轻舟,袁轻舟似乎早已想到了这一层,笑道:“状告巴氏的是四水,如今案件已经明朗,四水想要我们如何还香儿一个公道?”

  四水连忙拜地行礼,抬头说道:“很简单,和离!”

  此话一出,百姓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古时不管谁对谁错,只要和离,受到议论的大多都会是女方,不过这次却似乎出乎荷花意料,百姓大多都对那巴氏指指点点,神情颇为厌恶!

  韩相公眉头皱起:“香儿已经怀有蔡家的骨肉,当真要与那蔡洤和离?”

  四水抿唇,抬头看向香儿,香儿神情肯定的说道:“民女与蔡洤缘分已尽,望大老爷为香儿作主,准民女与蔡洤和离。”

  韩相公又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蔡洤,问道:“蔡洤,你可有什么要说?”

  那蔡洤抿着唇,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即便是韩相公问到,他亦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像是失了魂一般。

  见蔡洤不说话,韩相公一拍堂木,便同意了四水的请求,上了笔墨,让香儿与蔡洤写下和离书,盖了韩相公的印章,判定两人从此再无瓜葛。

  原本事情在此应是告一段落,但最后袁轻舟却说道:“相公,那巴氏起初对虐待香儿的事矢口否认,那蔡洤更是替巴氏隐瞒实情,混肴视听,有妨碍办案的嫌疑,相公是否要将此罪考虑一下。”

  此话一出,巴氏与蔡洤彻底白了脸色,韩相公听袁轻舟这么说,就心知这袁轻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只好点头应道:“袁通判说得有道理。”

  随即大手一挥:“将巴氏关牢十日,以做惩戒,蔡洤隐瞒实事,妨碍本府办案,杖二十,以儆效尤。”巴氏怎么说都曾是香儿的婆婆,关她十日,也算是给香儿一个交代了。

  判定方落,围观的百姓纷纷叫好,韩相公又看向袁轻舟:“这般,袁通判可还满意?”

  袁轻舟不慌不忙的笑道:“相公秉公办案,为何问我满不满意?”

  韩相公睨了他一眼:“袁通判说的是。”这件案子,从袁轻舟将状子递到他手中时,他就知道该怎么判的。唯一要忌讳的,就是香儿与荷花的关系。如今蔡家与香儿都不敢乱提荷花的名字,那这案子就容易结的多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整件案子都是秉公处理,没有丝毫徇私之处。纵是将来监察重审,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此事到此,才算是正式落下帷幕。

  巴氏被关进了大牢,蔡洤与香儿和离,被罚了二十大板,这样的结局是香儿没有想到的,回到袁府,香儿感激涕零的跪在荷花面前:“谢谢娘子,若不是娘子,香儿这辈子恐怕都要生活在巴氏的y*威之下了。”

  荷花又怎么可能真的让香儿跪着,不等她跪下就连忙将她拉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香儿不肯起,荷花就有些恼了,“你怀着孕,我也有孕,你是准备让我一直这样拉着你?”

  香儿听到荷花这样说,才哭着站了起来:“娘子,……”

  这头刚拉起来,四水就直直的跪了下去:“谢谢恭人替香儿做主,请恭人受四水一拜!”

  “你们一个两个的,还让不让我休息了?”荷花阻止不了,拧眉说道。

  四水听罢赶紧起身:“说得是,恭人忙活了这么久,该是累了,那我们就不打扰恭人了。”说着,与香儿对视了一眼,两人这才退了下去。

  荷花长长的舒了口气,一旁一直不说话的袁轻舟此时才上前替她按了按肩膀,体贴的说道:“可是累了,躺下歇息会吧。”

  荷花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比今天来得更高兴了,想那香儿日后不用再受苦,心里也轻松了不少。”

  袁轻舟安静的听着,没有说话,荷花好奇的问道:“那巴氏起初拒不认罪,为何到后面这么快服软,那许寒许秋二兄妹,真是目睹了巴氏的罪行?”

  她睨了一眼袁轻舟:“可是你安排的?”

  袁轻舟轻笑了一声:“你心思细腻,甚么都瞒不过你。”他坐下喝了口茶,笑道:“不过也并非是假,那巴氏虐待香儿的事,蔡家下人并非全然不知,只是自古长辈教训晚辈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而且巴氏是蔡家的当家主母,就算知道也未必敢张扬。”

  “所以,你就收买了巴氏身边的人,这样一来上了公堂就更具说服力,可是?”

  袁轻舟点点头:“若不是你说要将成率提高,为夫我怕是要忽略许多事。”

  袁轻舟这样将她的话放在心里,荷花心里美滋滋的,又想到了一事,问道:“那百姓中可是混了你的人?”

  袁轻舟挑眉:“发现了?”

  “嗯,蔡洤与香儿和离,那贬义之声都倒向蔡洤一边,我就觉得奇怪,就算是和离,名声受损的也应该是香儿才对。”在这古代就是这样,男人千不对万不对,都会赖到女人的身上,她在此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袁轻舟将这些困境都一一化解了。

  袁轻舟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子:“想那么多作甚,我不是说了吗?凡事有我,不必担心。”

  荷花绽开一抹笑容:“嗯,我信你。”

  巴氏在牢里关了十日,出来时已经面黄肌瘦,两眼无神,加上牢房湿气太重,才进去几日,巴氏就发起了高烧,全身骨头酸痛,受尽了苦楚。

  (=)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