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342章 狠狠教训乐氏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3588 2019-09-12 17:55

  

第342章狠狠教训乐氏

  袁轻舟听罢,眸眼微动,温柔的揉着她的手心,心里满是暖意。

  二日清晨,袁轻舟派了人去盯着乐氏,果不其然,那乐氏逢人便说荷花与冯氏的不是,语言极其不堪,城中的流言就是从她嘴里传出去的。

  下人回来禀报的时候,荷花虽早有心理准备,却依然气得火冒三丈,往袁轻舟身边塞人不成,如今便开始诋毁她的名声,那乐氏也太会生事了些。

  袁轻舟既然已经派人去了证实,便不会任由那乐氏胡作非为。

  他派人将乐氏秘密抓到城外,城外有一处林子,鲜少有人去那走动,乐氏被绑了手蒙了眼睛,嘴里还堵了一块破布,她颤颤巍巍的被人推桑着走,嘴里直发出‘唔唔唔’的声音,可身边却没一个人回应她。

  直到停下,眼上的黑布才被人扯开,那人一脚便将她踹在地上,乐氏痛得眼泪直流,害怕得浑身发抖,因着嘴被堵住的关系,她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只一直磕着头,只希望眼前的这些人能够放过她。

  此时,袁轻舟才从一树干后缓缓走出,那乐氏一见是袁轻舟,登时像看到救星一般,连连投去求救的眼神,袁轻舟这才吩咐下人把她嘴里的布拿开,那乐氏哭着叫道:“阿轵快救我,快救我呀!你们这帮刁民,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袁轻舟的二婶,你们竟敢这般对我!”

  绑架她的人站在一旁不为所动,乐氏自顾自的叫道:“阿轵,你快把这些刁民全部抓起来,********的竟敢把你二婶抓来此处,我要他们通通坐牢!”

  袁轻舟看着她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语气冷然道:“抓你来的是我,你要谁坐牢?”

  此话一出,乐氏不敢相信的瞪着眼睛,随即心下顿时慌了:“你抓我来作甚?我可是你二婶呀,你怎能这般不孝?”

  袁轻舟厌恶的看着她,上前一步,那乐氏登时颤抖了一下,袁轻舟眼神咄咄逼人,嗤笑道:“二婶?我早已与你们分家,你我还有何关系?你在城中散布荷花与我母亲的谣言时,可曾想过会有这一遭?”

  “什么谣言?跟我没关系!那是你们不检点才遭人诟病,与我何干!”那乐氏慌慌张张的摇头,不敢承认,若是承认了,不知道袁轻舟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否认也没有关系。”袁轻舟稍微示意了一下,那下人便要上前,吓得乐氏哗哗大叫:“别过来,你别过来,我要报官,我要去府衙告你们!”

  袁轻舟听罢便是一声嗤笑:“我既然敢将你绑来,就不怕你去报官。”

  乐氏是彻底怕了,袁轻舟是谁?他是科举的状元,在陈州时做了通判,如今回到京城更是被官家任命为翰林院侍讲学士,她今日就算被袁轻舟打死,也不会有人查到他身上的。

  袁轻舟自然不可能将乐氏怎么样,不过是吓唬吓唬她罢了,只是那乐氏却不是这样认为,受不住威压的她再顾不上那么多,对着袁轻舟连连磕头:“阿轵,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是我嘴碎,我不该诋毁恭人的,我怎么说都是你的二婶,看在这份情面上,放过我吧!”乐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额头是实实在在的磕在了泥地里。

  袁轻舟却没那么好说话,淡淡道:“放过你?放过你荷花的名声怎么办?我母亲的名声怎么办?我袁府被你这般恶言诋毁,你要我如何放过你?”

  乐氏听罢害怕到了极点,只一直磕头求饶,再无别的动作。

  袁轻舟淡淡的看着她,直到她额头溢出了血迹,才冷道:“看在你我亲戚一场的份上,我可以放过你。”

  乐氏一听眼中登时升起希望:“阿轵,你说的可是真的?”

  袁轻舟眉眼微沉,神情不怒而威:“你若再敢寻荷花的麻烦,下次你便没那么好命了。”

  乐氏立刻连连点头:“不会了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寻你们麻烦了,再也不敢了!”说着,又磕了起来。

  见效果已经达到,袁轻舟这才让人给乐氏松了绑。

  那乐氏经过这一次,哪还敢去惹他们,原想着荷花到了京城便可以扳回一成,没想到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让袁轻舟狠狠的教训了一番。

  京城中的流言蜚语,因没了源头,几天后便渐渐的淡了下去,但对袁府的名声造成的损害还是有的,在这古时,名声何其重要,为了挽回名声,荷花办了一场茶宴。

  茶宴邀请的都是京中各家的姑娘与夫人,这些女眷们基本都是足不出户的呆在家中,时而递个请帖邀别人家来做客的。

  荷花只要把这一场茶宴安排妥当,袁府是如何的,便能由这些女眷传递出去,她们知道了,这些夫人家的官老爷,自然也就知道了,时日久了总会有所好转,流言始终是流言,比不过事实的。

  如今愁就愁在,荷花办的这场茶宴上,不少姑娘是冲着袁轻舟来的,整个京城之中,像袁轻舟这般疼爱妻子,不纳妾的,已经寻不出几个,而且袁轻舟年纪轻轻的又得官家赏识,自然就成了她们相争攀交的目标。

  好好的一场茶宴,本是一场女子们的聚会,却总被人提及袁轻舟的事,饶是再有耐心,荷花也不禁吃起了小醋。

  所以当袁轻舟回府时,她便努着嘴,脸上没什么好脸色。

  袁轻舟一脸懵然,仔细想了想自己有何地方做得不对,将事情过了一遍后发现并没什么不妥,不禁好奇的问道:“是有谁欺负你了?怎么这副模样?”

  荷花嘟着小嘴:“除了你,哪还有人敢欺负我?”

  袁轻舟听到这话更是奇怪,他今天一天都在外面,怎么还惹上自家夫人了?

  见袁轻舟一脸茫然的模样,荷花轻轻叹了口气:“罢了,说了你也不懂,可是累了?我伺候你歇下吧。”

  袁轻舟却是不依了,抓起荷花的手柔声问道:“可是茶宴上有谁惹你不高兴了?”茶宴邀请的都是女眷,他一个男人不好在场,所以才没多过问。

  (=)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