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361章 提亲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3923 2019-09-12 17:55

  

第361章提亲

  为了吴昆皓的一句话,袁雅润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足足七日,除了每天郎中去为她换药,她几乎不见任何人。

  荷花从未见袁雅润这般颓废过,不知道那日吴昆皓到底跟她聊了些什么。

  自被绑架的事已经过去了七天,歹徒都被关到了牢中,至于歹徒所说的宫中那位,袁轻舟会在暗中留意,而且荷花有种直觉,他们肯定还会再动手,幕后之人或许并不止一人。

  而被收买的那名歹徒,便是至关重要的线索,只是无论府衙怎么对他们施压,他们就是什么都不说,可以说是一筹莫展。

  至于袁轻舟的伤,那日歹徒的一脚,看起来颇重,却不知袁轻舟在那歹徒踢之前便避开了要害,他说是轻伤,原来真的是轻伤,不过两日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这日,是殿试放榜日,取中一甲的考生会游城庆贺,香儿去了找袁雅润,说道:“雅润娘子,今日是放榜日,你可要去看?”

  袁雅润躺在床上,了无生息般的说道:“不去了,你去吧。”

  香儿上前看了她一眼,这七日间她茶饭不思的,整个人都受了一圈,想了想又说道:“今日取中一甲的人会游街庆贺,说不定还能看见状元郎呢,娘子当真不去吗?”

  袁雅润依旧摇摇头:“不去了。”

  “那娘子有什么想吃的没?我待会捎上一些回来。”

  “不用了。”

  香儿叹了口气,终是出了房间,房外,荷花去冯氏连忙迎上去,问道:“怎么样?”

  香儿摇了摇头:“还是老样子,雅润娘子到底怎么了?自出事后就一直是这般模样,莫不是被那歹徒打伤了脑子?”

  荷花摇摇头,她深知问题不在歹徒那,感情的事,唯有两情相悦才好,她总不能将那吴昆皓绑过来袁府吧?

  “原是想着雅润娘子对科考有兴趣,才邀她一起去看榜,雅润娘子不去,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香儿皱着眉头说道。

  “你去看看,回来告诉我都是哪个大才得了状元。”荷花说道。

  既然荷花吩咐了,香儿哪有不去的道理,当下便出了门,荷花回头又对冯氏说道:“母亲也别太担心,袁雅润没事的,只是这次的事对她的刺激有些大,过些时日就好了。”

  冯氏听罢也只能叹了口气,依荷花的话回去休息了,这些天府里的事接二连三,说不忧心是假的,只望苍天保护,她一把年纪,可真受不得折腾。

  香儿去了茗香茶楼,在二楼要了间雅座,对街便是状元游街时必经的道路,从此处往下看,便能看得一清二楚,刚坐在窗边,便见游街队伍远远行来,两旁百姓不断喝彩,聚满了不少闺家姑娘,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香儿伸长了脖子往外看,第二名榜眼苏子逸,第三名探花刘天亦,唯独不见第一名状元郎,不禁好奇,难道没有人第一名?不应该呀!

  待她定晴一瞧,却是猛地睁大眼睛。

  ……

  三日后,袁府,袁轻舟匆匆赶回府,荷花见他神色着急,不禁问道:“发生了甚么事?”

  袁轻舟深呼一口闷气:“我原想着我已经够任性,未曾想有人比我还要任性。”

  荷花忍不住掩嘴一笑:“是什么人得罪你啦?竟让你说出这样孩子气的话来?”

  “你问他罢!”说着,袁轻舟看向袁府门口。

  就见一蓝衣女子从门外走进,身后还跟着吴昆皓,荷花不觉惊愕,就见那蓝衣女子首先对荷花福了一礼,才说道:“民女吴宛柔,今日有一事相求,冒昧打扰,还请恭人见谅。”

  女子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让人看了就心生好意,荷花连忙虚扶了她一下,说道:“有事说便是,何来打扰。”

  “民女与曜之是从明州进京赶考的,谁知进京才不过数日,曜之就与我说相中了袁翰林的妹妹,对袁姑娘是一见倾心,今日来,是为曜之上门提亲来的。”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枚玉镯,笑道:“家里没甚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唯有这枚玉镯是祖上传下来的,民女想用它来当作聘礼,还望恭人成求这对有情人。”曜之,就是吴昆皓的字。

  荷花听得是一愣一愣的,看着那只成色与玉质都不错的玉镯,以寻问的眼神看向袁轻舟。

  “吴昆皓便是今科状元公,”袁轻舟叹了一口气,道:“在朝堂上,几位相公向他提亲,他却断然拒绝。他甚至拒绝了官家的提亲。……”说到这里,袁轻舟又叹了口气。

  荷花听完又懵了:“拒绝?”

  吴宛柔看了一眼吴昆皓,吴昆皓这才说道:“世上女子千千万,并不是谁都曾与我福祸与共。即她不负我,我便不能负人。”

  简明的一句话,便让荷花对他高看了一眼,她辗转商场几余载,从第一眼便不难看出这吴昆皓是个有野心的,可此时却因想娶袁雅润为妻,而在朝堂上拒绝了几位相公的提亲,这等于放弃了自己的仕途,荷花不得不佩服这样的勇气。

  “既是如此,你自己去与袁雅润说,这聘礼,我们也收不得,你一并拿去给袁雅润,让她作主罢。”荷花笑道。

  吴宛柔温着眉眼,将玉镯递给吴昆皓,吴昆皓郑重接过,说道:“谢谢长姐。”

  袁轻舟唤来管家,让他带着吴昆皓去找袁雅润,荷花对吴宛柔说道:“这位姑娘不如到府里先坐一坐?”

  吴宛柔摆摆手,恭首说道:“多谢恭人的好意,只是家中还有事要处理,就不多叨扰了。”袁官爷是官家面前的红人,她是知道的,她一个平民,怎么好在袁府逗留那么久,虽然她是个妇道人家,但这点分寸,她还是有的。

  荷花不觉感慨,有这样一个长姐,难怪会教出这么事理分明的弟弟来。

  见她已经离开,荷花才对袁轻舟说道:“吴昆皓的事,你怎么看?”

  袁轻舟眉尖微微一挑,不觉露出一抹笑容:“夫人这话里有话,还望夫人明示。”

  荷花笑了笑:“先去看看他们俩再说。”

  另一边,吴昆皓来到袁雅润的房间,他敲了敲门,没什么反应。

  (=)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