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183章 陈家倒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4805 2019-09-12 17:55

  

第183章

  “成亲之后,我家小姑还能不能来绣坊里上工啊?”赵大浑家想为小姑子请三天假,可又怕荷花不答应,有些胆怯。

  荷花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这个事情很重要。女人总是要成亲和生孩子的,以后看样子要制定一下这方面的规矩。

  她想了一下,道:“我许她三天假,假期一过必须回绣坊上工,不得耽误。”

  赵大浑家连忙施礼,“谢谢东家,谢谢东家!她要敢耽误,我就打断她的腿!”

  荷花与赵大浑家又说了两句,就走到了顾成那里。

  “大哥,以后若是有成亲的就准三天假,若是有生孩子的,就许三个月假。”荷花思索了一下,就道。

  “啊?”顾成被荷花的话吓了一跳,“成亲和生孩子还能放假?你怕不是在陈家被陈家人气得狠了把脑子气糊涂了?”

  这世上哪有成亲给假期的?不扣工钱就不错了。

  荷花就笑了,“大哥,这成亲与生孩子乃是人生大事,咱们又不是苛刻的东家,干嘛不许假?今天给他们许了假,咱们也落一个好名声!更重要的是,这些工人都是熟手。若是因为咱们不许假,以后跑到别家去干,这不是咱们的损失吗?”

  幸好,她还没说这是带薪假期!如果说了,只怕顾成会跳起来。

  荷花这么说,顾成也沉吟起来,过了一会道:“这成亲就不说了,自然是得许三天的假。可是这生孩子哪要得了三个月?我看,就一个月好了。”

  一个月哪里够?荷花也是生过孩子的,自然出声反对。

  “这坐月……”说到这里,荷花突然收声,她前世虽生过孩子,可这一世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若是让别人知道她竟然知道坐月子和生产的事情,定然会惹来****烦。

  “好吧!既然大哥这么说那就一个月吧!不过,也要活泛一些,不能死抠着一个月。万一人家有点甚么事呢?”

  荷花临时改了口。

  “给她们一个月的假就了不得了,而且生了孩子以后还用她们。哪还有恁些事?”顾成嗤地一笑,不以为然,“你呀,和晋原真是……在江边村时,晋原就说要给工人这个假那个假,结果被萧平大哥给拉住了。”

  荷花听到顾成提起崔晋原,垂头微笑。

  她知道,自从那一天在三茶脚店中崔晋原当众发了誓,顾家人对崔晋原的观念就改了。

  这个时代的人,极其看重誓言。

  崔晋原发了那样的毒誓,那是证明要一生一世对她她的。

  可是谁又能她与崔晋原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纵是崔晋原发了那样的誓,她还是信不过!

  誓言这种东西,不就是拿来推翻的吗?

  一次不忠,百次无用!

  她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再信崔晋原……

  现在的崔晋原用行动证明,他确实是无意于陈冬平的,对陈冬平只有利用之实!

  可是那个白丽华呢?

  一想到汴京中还有一个订了婚约的白丽华,荷花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现在的崔晋原只是一个备考的学子,就已经这么多人争他了。等他将来当了官,还不知会有多少人往前扑呢?

  等他当了官,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纳妾养歌舞妓――而且在这个没有什么贞洁观的宋朝,女人们对于有才华的男子那是能生扑的。与一个争斗,她有力气。可是与几个人,十几个抢一个老公,她实在是有些力不逮。

  看到荷花面色瞬息万变,顾成也叹了口气。

  妹妹的心思,他何曾不明白?

  可是对荷花来讲,除了崔晋原还能再找到比他更好的人吗?纵是嫁给别人,也是避免不了丈夫纳妾的。

  是男人,就没有不想偷腥的!没见那些不能纳妾的百姓,还想出一个典养女的招数吗?

  什么干爹干女儿,可不就是干爹没事干女儿吗?

  “荷花,”想到这里,顾成出了声,“有些事,糊涂一下就算了。人呢,要是过得太明白,多累啊!”

  荷花轻叹,“我懂!”

  顾成听了就笑,“你且放心好了,若是他敢欺负你,我只管大耳刮子抽他。我得让他知道,你娘家也不是没人的。”

  荷花的脸就红了,“大哥,你说这些做甚?”

  顾成见到妹子脸红,将心放了一半,“行了,我和你不说笑了。你说这事我得和萧平萧亮商量一下去,我总觉得你说的这假有些不对劲,我们联合会要吃亏……”说着话,他朝着外面走去。

  眼见顾成忙碌去了,荷花微微点头。

  大哥如今终于进入角色,证明顾家有了掌门人,她心中欢喜。

  然而,一想到崔晋原,又觉得心底沉了一块大石,令她郁结。

  一个男人,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确实可嫁。

  可是又有谁知,这个男人在前世就背叛过她!有了第一次,会不会有第二次?

  荷花抬起头,天际间云卷云舒,轻风抚面。

  ……

  陈敬之坐在檐廊下,看着红泥小炉里的火焰舔着罐底。

  从花厅回来,陈老太爷的情况就不太好。口角流涎,浑身僵硬,手指不停颤抖。

  这是中风!

  请了大夫过来,大夫只是给开了药,就叹息着走了。

  莫看其他几房对大房不服,可是整个陈家的根本就在陈老太爷身上。他一倒,陈家大乱。

  而陈冬平则是一直在哭泣,直怨自己害了祖父。

  陈敬之不想听她哭泣,就自告奋勇出来煎药。

  陈家,该何去何从呢?

  而以前与陈冬平有争执的二房,则是紧急召集了人。

  “老太爷中风了。”陈尝嘴角下沉,面色阴冷。

  “阿爹,那咱们该咋办?”陈想搓了搓手,心头有一丝雀跃。

  大房的擎天柱倒了,可不就轮到二房了吗?

  大房的陈尚没什么能耐,靠着女儿陈冬平治家。现在陈家的产业在陈冬平的手下缩水了一大半,再加上老太爷被气病的事情。

  陈冬平还有什么资格再做陈家的家主?

  除了二房,还有哪个有资格?

  一想到父亲就要做上陈家的家主位置,陈想就觉得浑身轻飘飘的。

  以后还有谁敢嘲笑他陈想是靠着女人吃饭?

  他越想越觉得开心,忍不住笑了出来。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