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296章 陈冬平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4978 2019-09-12 17:55

  

第296章

  荷花知道李秀是真心为她好。

  不是真心为她好的人,断不会这样说话。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嫂子的意思!”

  李秀叹了口气,将孩子从荷花手里接了过来,“年少时,谁没有对爱情的向往和幻想?可是等到长大了以后被柴米油盐磨平了之后才知道,过日子光有爱情根本就不行,细水长流的人生才是安稳。轰轰烈烈的,只能是一时,而不能一世。越是轰轰烈烈的,等到平淡下来之后才会觉得后悔。”李秀看着荷花,目光深远。

  荷花抬起头,怔怔地看着李秀。

  原来,每个人都是哲学家,哪怕这个人并不识几个字。人生的真谛只有经过之后才可以总结,只有经过之后才尝到苦甜。

  自己空活了这么多年,原来还是需要学习。

  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荷花笑了起来,“我知道嫂子是为我好,我全知道。”

  见她这样,李秀才放心。

  李秀是真的担心荷花忘不掉崔晋原。

  嫁人后,如果忘不掉前任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这样的女人会事事将前任与丈夫做比较,越比较就越觉得前任好。因为前任不在身边,她所记得的全是前任的好。

  可是,能成为前任的,又有几个是合适你的啊?

  凡是成为前任的,都是与你交之交臂再也不可能在一起的。

  李秀没什么大学问,她只知道,既然决定过一种生活了,就要与以前的生活永远的说再见。

  荷花重重地点了下头。

  姑嫂俩人正说着话,突然香儿从外面急勿勿地走了进来,“娘子!”香儿的脸上有惶然亦有喜悦。

  “怎么了?”香儿是很少如此的,荷花忍不住站了起来。

  “她死了……”香儿高兴地手足舞蹈,“她死了,死了啊!老天开眼啊!”

  她的声音有些高,吓得在李秀怀里安睡的小三哇哇大哭起来。

  李秀急忙抱着孩子出了屋,轻声哄孩子。

  荷花拉着香儿坐下,递给她一杯水,“先别急,你别激动,有话慢慢地讲!”

  香儿捧着水杯,一饮而下,而后才说话:“娘子,陈冬平死了!”

  荷花怔住了:陈冬平死了?

  荷花最大的仇人――陈冬平,死于一个鲜花飞舞的下午。

  乍听到这个消息,荷花的心跳慢了半拍。

  她其实算是半个圣母,哪怕陈冬平如此害她,她最多也是恨,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害陈冬平的性命。她与这些人是不同的,对生命她是有敬畏的。

  “死的好啊!”李秀在窗外听到了香儿的话,恨恨地拍了一下窗户。

  “这样的人,就是我们不收她,老天也会收她的。”李秀抿了抿唇,“真是便宜她了。”

  荷花长长地吁了口气,“死了就死了吧!我们与陈家的恩怨,也该了解了。”陈家现在只剩下陈敬之与陈想这两个堂兄弟,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只会空想。一个是纨绔,除了花钱什么都不会。

  现在的陈家,与陈冬平还在时,完全不一样了。陈冬平还在时,好歹还能撑起一个鸿兴绣楼。陈冬平一走,鸿兴绣楼就倒闭了。陈敬之与陈想将绣楼作价卖了之后,就龟缩在陈家外宅不敢出来。

  荷花要是出手对付他们

  ,都显得掉价。

  “今日有喜事,晚餐加菜。”荷花立时做了决定。

  惹得香儿欢呼不已,一时间顾家人人喜笑颜开。

  只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此时的陈家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大娘子死了,以后这陈家还有甚么指望?不如趁早地散了吧!”

  陈家虽败落却犹有几分底气,到底还有几个忠仆。

  可是随着陈冬平的死讯传过来后,整个陈家人心浮动。

  陈想惊得脸色煞白,拉着一个管事的手不停摇晃,“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管事一边劝着他,一边思量着自己到底要不要答应别家的邀请。

  陈家,没有指望了啊。

  而后院,陈敬之则是只知道喝酒,不停地喝酒。

  仿佛只有醉了,他才会忘记这世间的一切。

  ……

  刚刚走到陕西还来不及安定下来的崔晋原,听到这个消息身子颤了一颤。

  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陈冬平竟然死了?是自然死亡,还是?

  崔晋原不敢往下想。

  萧大管家看着崔晋原脸色不好,忙道:“大郎,可要调查陈大娘子的死因?”

  “不必!”崔晋原摆了摆手,“即是死了,便罢了!”他抬头,看向陈州的方向。

  荷花,是你吗?你终也学会这些了吗?

  崔晋原痛苦地垂下头。

  都怪他,没有好好地保护荷花,令她不得不看到这个时代丑陋的一面,令得荷花也变得与这个时代的人一模一样。

  崔晋原抬起头,望着白云苍狗。

  暮春已过,夏日将临,微风抚面时已带了星点的燥热。

  远远地,他看到一角粉衫。

  崔晋原烦燥地转过头,朝着厅堂走去。

  眼看着崔晋原远走,白丽华从树后转出,委屈地咬了咬唇。

  小丫鬟鹿儿扶着她,脸上带了不满,“娘子,不过是一个贱女,死了就死了,还值得如此?”

  “不要这么说!”白丽华冷声阻止鹿儿,“她与表兄毕竟也是有一段情,不管如何,我等也不能背地里说她的坏话。”

  小丫鬟鹿儿虽是不满,却终是忍住了,“那娘子,我们怎么办啊?”

  白丽华敛目想了一会,道:“表兄初来,想必有许多事情要忙,我只要帮他将内宅打理就好。至于其他的,一切随缘吧。”

  鹿儿忍不住叹了一声,“太委屈娘子了。”

  “不委屈!”白丽华痴痴地看着崔晋原的背影,“表兄比我更委屈。也不知表兄知不知道那顾荷花已与袁轻舟定亲的消息……”白丽华撇了撇嘴,“所谓兄弟如手足,这袁轻舟竟然能干出抢妻的事情,可见他也不是甚么好的……”

  从此以后,白丽华如同隐形人一般,从不主动出现在崔晋原面前。可每天,都会为崔晋原打理好一切。不管是吃的,用的,总是妥妥贴贴没有半点错处。

  她这样,令原先对她有抵触的萧平萧亮兄弟,渐渐改变了看法。

  崔晋原从一开始对她的无视,到慢慢地与她说上几句。

  当然了,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