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424章 证人杜氏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3709 2019-09-12 17:55

  

第424章证人杜氏

  “她的脖子看起来只有一道伤口,其实有两道,一道是致命伤,一道是后来补上去的,怕是为了更清晰的营造被杀的效果,或是掩盖她原来的伤口,死前死者没有挣扎的痕迹,若不是熟人所为,便是武功高强的人一刀致命,以至于连死者自己都还未反应过来,不过老夫更偏向于后者。”仵作说道。

  你是怎么推断出来的?”荀府尹问道。

  “死者的致命伤狭长而细小,虽然事后又补了一刀,然而老夫还是能看出,若非是懂武功的人,断不会出现这样的伤口。”

  荀府尹点点头:“如此说来,荷花便可以排除嫌疑了,这样的致命伤,决不可能是她一个弱女子所为!何况,荷花也不懂武功。”

  白丽华紧了拳头:“荀官爷这是什么意思?谁知道荷花她会不会武功?或许她在人前刻意隐藏亦说不定不是吗?”

  荷花却是被这话气笑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你为了栽赃陷害于我,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武功,再制造假伤口?白丽华,难道你自己没发现,你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漏洞百出吗?”

  荀府尹怒拍堂木:“白丽华,这里乃是公堂,你说的话,给的证据,可都要有理有据,若不然,你便是藐视公堂,信口雌黄,本府有责任对你依法处置!”

  白丽华看着地面的眼眸透着阴狠,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杀死曲筠的证据也已经呈了上去,为什么就是害荷花不死?

  其实在计划进行的时候,赵乾就已经给过她忠告,这样的手法实在是太过拙劣,劝白丽华还是换别的法子比较好,但白丽华急于求成,心想着一定能一举拿下荷花,却从来没想过后果。

  也不知道她是太低估了荷花的智商,还是太高估了自己,这般势单力薄的证据,在公堂之上根本站不住脚。

  白丽华心有不甘,她不想就这样放过荷花,大叫道:“就是她杀的曲筠,曲筠前两日还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还不是因为曲筠想得到袁轻舟的青睐,刻意去模仿荷花,被荷花知道道,生怕曲筠会取她而代之,这才下的毒手,将曲筠杀害了,荀官爷,请你一定要将荷花捉拿归案,还曲筠一个公道啊!”

  只要她咬死是荷花杀的人,荷花也没办法不是吗?

  她就不信,荷花每次都这么命大!

  然而她的话刚说完,仵作就直接蹙了眉头:“前两日还好好的?这话可当真?”

  白丽华心下又‘咯噔’一下,咽了咽喉咙,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是说,她前些日子还好好的。”

  老仵作顿时摇了摇头:“我人虽老,可却还未到耳聪目盲的地步,死者死了至少七日以上,怎么可能前两日还好好的,除非……”

  “除非什么?”荀府尹连忙问道。

  “除非是杀害死者的人,故意将死者的尸体放置温度较高的地方,致使死者的尸体提前一步腐化。”老仵作说道。

  白丽华的眼眸出现了一瞬间的躲闪,却没能逃过荷花的眼睛!

  案件到了这里已经jru了死胡同,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判下去,眼见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荷花突然笑道:“荀官爷,死者是什么时候死的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死者死前,我根本就没见过她,又何来杀害她一说?”

  “谁知道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白丽华怒道。

  荷花笑了笑:“白丽华,你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做这些,可想好了怎么自食恶果了吗?”

  白丽华听到这话不觉蹙紧了眉头:“你什么意思?”

  荷花却是没再理会她,转而对荀府尹说道:“我这里有一人证,可以证明死者在死前根本未出过崔府,也可以清楚的说出死者真正失踪的时间。”

  白丽华心头不觉慌了一下,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见荀府尹下令了声:“是谁?传!”

  “崔晋原的妾室杜氏。”荷花说道。

  一听到杜氏,白丽华的心就狠狠颤了一下,回头一看,就已经见杜氏柱着盲杖出现在她眼前,旁边就是扶着她的丫鬟忆柳!

  白丽华怒不可遏的叫道:“你个贱人,吃里扒外的东西!”说着,朝着杜氏狠狠的抓去。

  然而还未碰到杜氏的衣摆,就被官兵毫不留情的压在了地上,白丽华发丝有些凌乱,抬头狠狠瞪着杜氏,却见杜氏嘴角擒着笑,丝毫不受影响,上前跪拜道:“妾杜氏,叩见荀官爷。”

  见杜氏瞎了眼,又柱着盲杖,荀府尹破格的说道:“站起来说话。”

  “是。”杜氏应了一声,便站起了身子。

  这一幕看得白丽华眼睛发红,凭什么?凭什么一个妾都可以站着说话,一个荷花就算了,连她都要跟自己作对,为什么只有她偏偏什烛着的?这不公平!

  白丽华在想什么,没人去在乎,只见荀府尹问道:“你说,你是何人?与死者是什么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都知道些什么?一一给本府道来!”

  杜氏恭了恭首,这才说道:“我本是崔府家中的小妾,与死者并无什么关系,只是知道她是白丽华房中的一个打洒丫头,前些日子,白丽华在丫鬟之中选中的曲筠,让其模仿荷花的行为举止,从而接近袁轻舟,希望她能取荷花而代之,这样一来,她就能掌握住袁府。”

  荀官爷闻言直蹙眉,袁府在京城是何地位无人不知,若是袁府被别人所掌握,那可就等于可以直接在官家面前吹耳旁风了呀。

  “你胡说!”白丽华嘶声怒道:“你个贱人,你少污蔑我。”

  杜氏却像是听不到一般继续说道:“这些事崔府的下人都知道,是不是胡说,荀官爷随便抓一个来一问便知。”

  “你继续说下去。”荀府尹说道。

  “大概在五日前,我还听到曲筠找白丽华抱怨,恭人与袁官爷将她拒之门外,直言白丽华的计划不可靠,对此她亦是愤愤不平,白丽华一怒之下便将她关进了柴房,这之后,便是未再出过崔府,却不曾想她竟然被杀害了。”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