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132章 谣言粉碎机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4833 2019-09-12 17:55

  

第132章

  老话说的好,当事人总是最后一个听到谣言的。

  这与在江边村时的情况,何其相似?

  荷花抿着唇,默然无语。

  顾立是她的二哥,不管顾老大有没有将他赶出家门,永远都是。

  他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有可能影响到她。

  她自问自己并不是一个侵略性很强的人,也从未觊觎过别人的珍宝,可总有一些人想要将她碾入尘埃,羞侮至死。

  她的声誉事关联合会,如果她落得一个y*邪的称号,以后还怎么有资格教那些人染布?纵是教了,那些人也会以她名声不好而拒绝。

  这样一来,联合会自然就分崩离析。

  想到这里,荷花笑了一笑,“召开股东大会。”

  范观摩见她似是胸有成竹,放下一颗心。

  他将全部身家都投到联合会了,自然不希望荷花受到什么诽谤。

  联合会的元老股东,原本是五家,后来崔晋原将自己的股份转给了荷花,便只剩下四家。

  范观摩、张山、顾老大与顾成、郑士曹、萧平、还有代表官府的葛鸣,一起坐到了联合会的屋中。

  “这次召各位前来呢,主要是为了两件事情。”荷花清了清喉咙,“各位也知道最近有了一些不好的传言,主要是针对我的。”她微微一笑,“《荀子荣辱》道,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以言,深于韩矛戟。流言的伤害,更甚于刀斧!”

  听她说起这些日子的流言,郑士曹与葛鸣交换了一下眼神。

  他们虽是整天忙于公务,却也听到了这些流言。

  大家都不是笨人,自然就明白,这是有人在针对荷花,针对联合会。可就在他们准备出手抓捕一批传谣之人时,荷花将他们叫了过来。

  “这些人的目的,就在联合会。只要我的名誉受损,我在联合会传授技艺便是一场空,想来诸位也不愿意和一个名誉受损的人做生意?”荷花说着话,笑着望了一眼在场的人。“我能经得起多大的诋毁,便能承担起多少的赞美!”她借用了后世一位明星的话。

  “第二件事情,是要和各位说一声,第一批试验的织机已经开始织布了。”荷花笑着站了起来,“各位请随我一起前往织房。”

  听到织机已经开始织布了,郑士曹和葛鸣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一行人随着荷花进了织房,只见五台织机孤零零地立在厂房正中。十几个织娘,正在围着这五台织机劳作。

  “五台织机,竟然需要这么多的织娘?”葛鸣露出不解之色。

  荷花一笑,“这五台织机,一台是棉纺,一台是细纱,一台是合捻,一台是整经,一台是织布……一台机子上只需要一个织娘就好,剩下的织娘全是搬运工。”

  听到这些名词,几个股东有些懵了。

  范观摩家中有染坊的,手下也有织娘,可是就连他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织机。

  “这棉纺是何意?”范观摩指着第一台机器道。

  “这是将棉花捻成粗线,所以称之为棉纺,而后将粗线送到细纱机上进行再次加工,就变成合乎要求的纱支,在合捻那台织机上进行合捻,再送到整理织机上将棉线变成经,最后送到织布机上变成白坯布。”

  随着荷花的解说,五台织机上的五个织娘依旧劳动着,而后又有身强力壮的织娘将她们机器上的半成品送到下一台机器上。

  他们一台一台机器走过去,最终在第五台机器上看到了正在渐渐成形的白坯布。

  几个股东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瞧着那个不断生产布匹的机器。

  洁白的线支在织娘们的巧手运作下,变成一根一根的经线。梭子在经线间穿来穿去,发出欢快的哗啦声,也带动着织娘们脸上幸福的笑容。

  看着这些股东震惊的的神色,荷花又走到旁边一垛已经织好的布匹边去,“各位请看。”

  看着这个被用一个工字型木轮围起来的白坯布,几位股东的又一次被震惊了。

  “这是几丈?多久织成?”葛鸣颤声发问。

  一匹布长四丈,一丈是十尺,一匹布便是四十尺,相当于后世的十三米多点,甚至不够做一件贵妇的裙子。

  眼前的白坯布缠绕在工字轴上,看起来有半人多高。而且是一整匹,中间没有断层和接缝。而且众人仔细看了看,竟然没找到一个接头,也就是说,这是一匹完整的白坯布,没有任何瑕疵。

  如果用这样的布匹做起衣服,该会有多惊艳?

  葛鸣这时想的很多,若是何通判将这匹布呈交给官家,不说官升几品了,青史留名那是肯定的。

  而自己,在这场青史留名的活动中,承担了一个中介人的位置。

  想来,将来的青史上也会有自己的名字。

  葛鸣看着荷花,似乎是看着一座金山银山。

  “十几个绣娘日夜不停的工作,织了将近十天才织好。”荷花说了一下时间,接着又说布匹的长度,“现在织机还在改造中,这轴布的长度并没有测量,想来一二十丈也是有的。”

  对她来说,这个效率太低了。在后世旧上海使用电力的织布机,一台织机一天能创造的布匹是近千米。而现在,这五台机器十天才可以织出这么多布来。

  一二十丈?

  五台机器十天可以织一匹,若是安装十套呢?一百套?那会是多少?

  葛鸣和郑士曹的眼睛亮了。

  张山更是双眼火热,一个劲的伸头看着面前的布。

  看着众人的眼神,荷花绽开一个清冷的笑容,“将这轴布,经过洗、整、烧、漂等工序,最终染成花布,所耗费的人工大约在六名左右,最多三天可染一轴。若是染成花布,耗费时间会久一些。”

  众人更加震惊了。

  “听闻曹皇后千秋节近,我欲将此布通过河间郡王敬献给曹皇后以做千秋贺礼,不知诸位股东意下如何?”荷花环视众人,神情傲然。

  葛鸣与郑士曹身上一震,看向荷花的目光带了审视和激动。

  “要得,要得!”葛鸣与郑士曹同时高喊出声。

  将织出来的第一轴布敬献给皇家,这不仅是政绩,更是百姓们对官家的爱戴。官家若是奖赏了,那就是等同于为联合会打了一个免费广告。

  这中间,是有巨大的利润的。

  “所以,我想将剩下的二十五股,以买半赠的形式,连同此轴,一并送与河间郡王。”荷花扔下一个深水炸弹。

  “甚么?”郑士曹第一个跳了出来,“那河间郡王可会同意?”

  “郡王同不同意,就看诸位如何操作了。”荷花笑得极为灿烂。

  这狡猾的小丫头,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们的。

  几位股东嘿嘿笑了起来。

  \s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