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201章 扑朔迷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4276 2019-09-12 17:55

  

第201章

  案情突然有了进展,曾有人见到过张可在出事前与一辆马车交谈过。江边村也有人证实,当天确实见过一辆马车出入村子。

  听到这个消息,何通判极为振奋,下令一定要查出这辆马车的主人。

  在陈州府中,能置得起马车的,只有几个有限的人家。

  一番勘查之后,何通判将线索锁定到了陈家身上。

  接到官府送来的传票,陈老太爷顾不得病体虚弱,将陈冬平叫到榻前,“这是怎么回事?”他敲着传票。

  陈冬平的神情有些惊愕和不安,“祖父,这张可的案子,与孙女无关啊。”

  “那为何有人看到你的马车在张可生前出现在江边村?”陈老太爷直视陈冬平。

  陈冬平咬了咬唇,将头轻轻垂下,“是……是……”

  见她不肯说,陈老太爷只气得捶了捶榻边,“如此大事,你还不说,是要气死我吗?”

  陈老太爷发怒,陈冬平只骇得连忙跪倒,她辩解道:“孙女确实与张可案无关!是那日孙女接到了张可的传信,说她手里握有顾荷花的软肋,约孙女前去江边村一见。孙女这才……”

  “软肋?”陈老太爷冷笑,“我看你是不撞南墙心不死!那张可不过是一个普通妇人,又是被顾家逐出来的,她手里有握有甚么软肋?只怕是哄你几贯钱花用吧?”

  陈冬平垂下头,神情尴尬。

  陈老太爷就知自己说准了,更怒了,“我早就说过,让你不要再寻顾荷花麻烦,你偏不听!如今可好了,你不仅寻不到她的麻烦,还又把自己搭进去了。你倒是说说,你先是让陈大掌柜劫杀她,现在又听信张可的话,你到底想做甚么?”陈老太爷捂着胸口,“那崔晋原就好到你置家族与不顾的地步吗?”

  陈冬平听到祖父提到崔晋原,心生不服,“祖父,明明是张可说她手中有顾荷花的软肋,孙女这才上当的。”陈冬平咬了咬唇,“那张可手中有顾荷花绣的一张绣帕,是双面绣!祖父你也知道的,这双面绣乃是姑苏过云楼不传之秘,这顾荷花是因何知道的?”

  陈老太爷几乎被这句话气得仰倒,“那江边村的顾家,就是姑苏过云楼的子弟。他们知道过云楼的绣技,这有何难?”

  “若是过云楼不知道顾家有他们的绣技呢?”陈冬****问陈老太爷。

  陈老太爷哑然。

  “孙女仔细查看过那绣帕,那绣技比之过云楼的双面绣又更上一层楼。人人都说顾荷花以前痴傻,一个没有记忆力的傻子是从哪里学会的这些东西?难道真的是别人传说中的织女下凡吗?那些乡野村夫们信这样的猎奇,我却是不信的。”陈冬平数声冷笑,“这顾家,定是有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存在。”

  “我怀疑顾家定是当年偷窃了过云楼的秘技,这才不得不举家北迁!”

  陈老太爷被陈冬平的这个怀疑给惊呆了。

  “祖父,”陈冬平抬起头看向陈老太爷,一字一句地道,“现在文绣院中少了三个大妈妈,正是需要补充新人的时候……”陈冬平一边说,一边将怀中的绣帕拿出,放到桌上,“文绣院不许我陈家送自家的女儿过去,可没说不许送别家的女儿……”

  绣帕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如同平地里生出一朵盛放的牡丹。

  陈老太爷忍不住直起身子,支肘观看。

  他越看,越觉得这帕子上的绣技惊人。

  这就是双面绣吗?这就是过云楼在文绣院中成为绣匠的绣技吗?陈老太爷的手,忍不住抚上绣帕,似乎想要感受那牡丹盛开的美景。

  可是他的手下却只有一方帕子,单薄的可怕。

  “这是甚么样的绣技,竟然能绣成这样?”陈老太爷禁不住揉了揉眼睛。

  可是不论他如何揉眼睛,这牡丹依旧怒放。

  “这绣技,顾荷花可曾传授给联合会的绣娘?”陈老太爷喃喃地问。

  陈冬平摇了摇头,“孙女曾问过联合会的绣娘,她们虽学了双面绣的绣法,却不会这种以假乱真的绣技。”

  陈老太爷抬头看了看陈冬平,又将目光落到这块绣帕上。

  “祖父,”陈冬平咬了咬牙,又道,“这件事情,白书喜愿意帮我们!”

  陈老太爷看向陈冬平。

  “我已见过白书喜,若是祖父同意,我们就依约行事……”陈冬平殷切地看向陈老太爷。

  陈老太爷垂下眼敛,不言不语。

  陈冬平有些急了,“祖父,难道你眼睁睁地看着联合会将陈家打垮吗?如今文绣院中已没有陈家人了,以后我们陈家还有甚么依仗?只有将联合会打垮,我们陈家才有出头之日啊!在这件事情上,白书喜与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陈老太爷突然抬手,阻止陈冬平再说话,“我老了,又病了!这件事情,你纵是与我说,我也是力有不逮了。”陈老太爷叹了口气,“下去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陈冬平转忧为喜,施了一礼后,就走了出去。

  看着陈冬平的背影,陈老太爷有些抑郁。

  陈家,真的没落了啊!

  开堂时,陈冬平站到了公堂之上。

  “我确实去见过张可,也确实与张可说过话。张可约我对付顾大娘子……”陈冬平转头看向荷花,“不过我想,我陈家与顾大娘子的恩怨已了解,就没答应此事。至于我走之后,张可又见了何人,确实不知。”

  陈冬平如此坦然,倒是叫堂上的众人吃了一惊。

  案件就陷入了迷团中。

  何通判思忖道:这张可在被害那日,先是与顾立因琐事争执。而后顾立回家,接着又见了陈大娘子……而后死了,被人藏尸,后被扔到河水……

  葛鸣在一旁低声道:“是何人替张可往陈家传话?”

  何通判眼前一亮。

  陈冬平道:“有人将话传到门房,门房并不认识此人。”

  何通判又召了陈家的门房,门房与陈冬平说的不差,也说不认识传话的人。

  何通判又问陈冬平:“可见过张可的孩子?”

  陈冬平摇头:“未曾见过!”

  何通判苦恼起来,觉得这案子越来越棘手了。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