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253章 突见顾立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046 2019-09-12 17:55

  

第253章

  “春喜,你是想死,还是想活!”等到春喜从正院里出来,萧大管家挡住了她的去路。

  春喜不屑地看了萧大管家一眼,“大管家,如今可不是以前了,我的死活可轮不到你来管!”

  萧姨奶奶去了,这个宅子说话声音最大的就是崔孝佐。

  没见到就连崔晋原也被赶出去了吗?

  萧大管家虽是崔孝佐的表兄弟,可那又如何?崔孝佐本来就瞧不上他。

  萧大管家微微一笑,“你有三个月没有换洗了吧?”他一直注意着春喜的一举一动,春喜在三个月开始没有月经,他当月就知道了。

  春喜猛地一怔,脸色有些煞白。

  孝期怀孕,这可是重罪!她虽只是个婢子,却是知道严重性的。

  萧大管家笑得极为和善,“现在是孝期,若是被人知道你怀了身孕,是要被人活活打死的……”

  “这孩子,你是想留下,还是打掉?”

  春喜听到被人活活打死,只吓得浑身颤抖,又听到萧大管家说到后面一句,突然生出了无限的勇气。

  她紧紧拉着萧大管家的手,哀求道:“大管家救我一命啊!”

  她不傻!怀孕这么久了,她却一直没有告诉崔孝佐,就是因为她知道这个人凉薄,根本不会替她着想。最大的可能就是一碗药灌下去,让她流产。

  这孩子能是好打的吗?弄不好就会是一尸两命!

  她死也就死了,崔孝佐再找一个就是。可那是她的命啊!

  春喜不想死!她想好好地活着!她也不要求她的孩子将来会像崔晋原那样出人头地,只要将来能奉养她到老就行。

  自从被萧姨奶奶赶出去后,她过了好一段苦日子。

  她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她要有钱,要吃好的,用好的。可是凭她自己怎么可能做到,除非她嫁个有钱有势的人家!

  她知道萧姨奶奶将她召回来,又命她服侍崔孝佐没安什么好心。

  可是,这样的机会她不想放过!错过了,下次就再没这样的好机会了。

  萧大管家笑着看了春喜一眼,“你跟我来!”

  ……

  春喜突然失踪了。

  即没有留下口信,也没有与任何人吩咐,就这样突然消失于崔家老宅中。

  崔孝佐还以为是春喜卷款潜逃,特意去看了看自己的箱笼,发现自己的钱财完好无损,就放下了心。

  隔了几天,萧大管家又寻来了一个美貌小丫鬟代替了春喜,崔孝佐就将春喜这个人给忘到了脑后。

  ……

  “春喜安置好了?”崔晋原听完萧大管家的话后,点了点头。

  “安置好了,我将她安置在汴京,日夜有人侍候!”萧大管家呵呵一笑。

  崔晋原转过头,看了看萧大管家,而后将头又转到萧姨奶奶的坟前,“你告诉我,我奶奶到底是怎么死的?”

  萧大管家语塞,没半天言语,过了一会才道:“病死的!”

  崔晋原深深地闭上眼,“思虑过重,能会病死人吗?”

  思虑过重,确实会死人,可那不是病死,而是****!萧姨奶奶极有可能得了抑郁症,而没有任何人知道。

  只有抑郁症,才会想到****!也只有****,萧姨奶奶才会将

  后事安排好后才离开人世。

  萧大管家不再说话了。

  “为什么?”崔晋原看向萧大管家。

  他无数次的问自己,萧姨奶奶为什么会****!为什么会离开人世,难道就只是因为她完成了愿意,因为崔晋原考中了探花,她的人生****了吗?

  萧大管家依旧不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被大雪覆盖的坟头。

  坟旁,两排松柏上被白雪压得有些弯曲,最终不堪重负地向下垂落。积雪顺着垂落的枝条坠向地面,而松柏却在积雪离开的那一刹那间又恢复了挺拔。

  坟前很寂静,只能听闻大雪落地的声音。

  “如果你觉得心里不好受,那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姨奶奶在地下有知,也会替你高兴的。”萧大管家声音悠远,“她的前半生,是为崔家活着。后半生,是为你活着……如果不是你,她早就走了……”

  有泪水,悄悄地滑落。

  崔晋原用手轻轻摩挲墓碑,泪水在脸颊间结成冰棱。

  有一种爱,叫无私。

  萧姨奶奶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崔家,可是崔家却没有任何回应。她爱崔致远,为他生了三个儿子。她爱崔家,因为崔家有她的儿子。她爱崔晋原,因为这是她的孙子。

  可她这一生,就注定是个悲剧!

  她爱的孙子,早就在七岁那年落水而亡。她爱的丈夫,至死都不见她。她爱的儿子,根本就不想知道她的情况。

  崔晋原跪在墓碑前,哭得泪水涟涟。

  萧大管家无声地站着,哀伤地看着墓碑,看着崔晋原。

  而后,他转身,没入了风雪之中。

  ……

  今年的新年,在一片悲伤中渡过。

  因萧姨奶奶去世,整个江边村都陷入了悲伤中。

  顾老大去给萧姨奶奶上过坟之后,领着家里拜了祖宗,就表示今年的年过完了。

  荷花依旧呆在小院中,时而绣花,时而写字。

  顾成忙碌地穿行于江边村中各家各户中。

  顾家在江边村已经变成一个传说,从一个只能依靠姑爷的家族,如今变成了陈州城有名有姓的有钱人家。

  那些原先对顾家不屑一顾的村民们,再见到顾成时,就堆起了满脸的笑容。

  顾成总是笑脸相待,却又极为疏远和客气。

  他挨家挨户拜完年后,就与李秀慢慢地朝着家里走去。

  一只大黄狗,悠闲地跟在他们身后。

  路边的树枝晃了几晃,撒落下一片积雪。

  大黄狗朝着路边看了一眼,又若无其事地跟在顾成与李秀身后。

  “这狗今年没少吃好吃的,你看这肚子胖的。”李秀回头看了一眼大黄狗,笑着与顾成说话。

  顾成点头,“家里生活好了,畜生们的日子也好过了啊……”

  他的话还未说完,路边突然闪出一个人来。

  大黄狗急跑了几步,停在李秀身边,一边护着李秀,一边摇着尾巴。

  顾成的目光先是落到那人的身上,而后转到脸上,他轻轻地点了下头,“二弟,过年好。”

  听到顾成喊他弟弟,顾立就哭了,“大哥!”他朝前走了几步,扑通一下跪倒在顾成面前,“大哥,是我糊涂啊!”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