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223章 金殿得中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6871 2019-09-12 17:55

  

第223章

  日光冰冷。

  照在大地之上,如同轻雾。

  崔晋原面无表情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崔府管家。

  这崔孝佐与白氏为了阻止他科举,竟将白氏母这尊大神给搬出来了。

  为外祖母侍疾,这是一顶多大的帽子。

  崔府管家看着崔晋原竟然不为所动,继续苦劝:“我刚从冯太医府上过来,因冯太医在宫中,未能请到,深恐耽误了老主母的病情。这才来恳请大郎,请大郎与我一同奔走。”

  孝道大于大!

  这是自古以来人人都知道的道理。

  原本那些还同情崔晋原的学生们,听到崔府管家这样说,都收起了同情的目光。

  这些日子来,崔府管家天天来催崔晋原,让他回府为白氏之母侍疾。

  那些知道崔晋原是庶子身份的,就知道这多半是大家族之中相互倾辄的缘故。用白氏之母生病的事情,来阻止崔晋原科举。

  白氏之母病的如此重,你身为外孙,竟然还有心思考试,简直是大不孝。

  哪怕学问再好,官家也不会取中的。

  崔晋原似笑非笑地看着崔府管家,轻声道:“外祖母病重,我心甚忧。即如此,我当退出此科,一心侍疾。还望管家回府报于我的父亲,就说我打算退出科举,去白家为外祖母侍疾,还望父亲许可!”

  “这是好事啊!”崔府管家喜气洋洋地点了点头,知道这事便是成了,“大郎就该如此呢!小底这就回去禀报老爷。”

  听到崔晋原竟然这么说,何澹然不由愤慨。

  崔晋原一把拉住了何澹然,不让他说话。

  眼见这管家走了,何澹然怒道:“他们就是不想让你科举,你怎么就遂了他们的愿?难道你不知道,荷花现在生死不明,如果你考上了到时天下闻名,说不定就可以找到她了!”

  一提到荷花,崔晋原略略垂下头。

  顾老大来与他说有人看到荷花的消息时,他的神智尚不清醒。

  等他神智清醒之后,他就知道了,这不过是家里人骗他的话。

  可万一,顾老大说的是真呢?

  因为,就在荷花落水当晚,真有人在半夜救了落水女子。

  只可惜,他去打听的太晚,什么也打听不到。

  可是,他不敢放弃哪怕一丁点微弱的希望。

  如果被救的,真是荷花。

  只要荷花听到他高中的消息,就一定会来找他的!

  他要为她请封诰命,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荷花就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所以,他一定要参加这次的科举。

  不管是谁阻他,也不行!

  看着崔晋原,旁边的几个学子轻轻摇头。

  “真是可怜呢!未婚妻被人劫走半路跳了河,父母又不许他科举……”

  “国朝以孝治天下,他外祖母病重,他不去侍疾,说不过去吧?”

  “我只听说

  过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的水,可未曾听过要外孙侍疾的。那白家的儿子孙子孙女都死光了?让姓崔的去侍姓白的疾,这叫孝?我看这叫打崔家的脸!”

  “不过是一科不考,又不是科科都不能考。就是去侍一次疾又如何?”

  “你看那架式,会让他参加下科?”

  “你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世上哪有不希望儿子成龙的?万一那老太太真是病重呢?”

  “老太太病不病重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这次他不参加科举,只怕他一辈子也找不到未婚妻了。”

  “甚么未婚妻?那小白氏才是他的未婚妻!即是要准备娶小白氏,去侍疾白家的老太太又怎么了?”

  “甚么乱七八糟的?他与那顾氏可是有婚书有聘书,听说那婚书可是陈州府知州具的名。又上哪冒出来一个小白氏?”

  “啊?不会吧?你可莫要骗我?汴京的都知道,崔郎中把妻舅之女许给了自家的庶长子。”

  “哎呀,我知道了。这是崔家逼着崔孟平娶小白氏呢?”

  “可是那顾氏怎么办?听说顾氏是当着崔孟平的面跳的河呢。那顾氏被贼人掳走之后不愿受贼人羞侮,为保清白跳了河……”

  “呀,竟是如此的贞节烈女?”

  “可不是嘛,这是崔孟平亲口所说……”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所以说嘛,这次崔孟平是非考不可的。一旦得中天下闻名,到时顾氏知道自己的未婚夫一举得中,定然会来汴京寻他的。”

  “如此说来,崔孟平真称得上有情有义了。”

  “可不是嘛……”

  ……

  “你个混帐蠢货!”崔孝佐看着一脸喜气洋洋来回事的管家,气不打一处来,他就知道,白氏养出来的就是一些目光短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崔晋原去白家给白家的老主母侍疾,这话崔晋原能说,他能答应吗?

  他还没死呢,崔晋原就跑去别人家里给别人侍疾?萧姨奶奶还活着呢,崔晋原能去给白家的老主母侍疾吗?

  只怕他一答应,就会成为众人口中的笑话。

  想到这里,他转过头,严厉地瞧着白氏,“把这个蠢货拉下去,给我狠狠地教训!”

  白氏没想到崔孝佐竟然能因为一句话而生出这么大的火气,忙道:“老爷且不忙生气……”

  “我不生气?”崔孝佐瞪着白氏,“这就是你给我找的能掌管一府的管家?怪不得这些日子我时常被人在后面嘲笑,原来根子在你这里啊?”

  白氏没想到崔孝佐竟然把矛头对准她了,又气又怒,“老爷这是说的哪里话?妾身又是哪里做得不对?纵是做的不对,老爷也不该当着下人的面,好歹给妾身留点管家的颜面。”

  “你说的也对!此事是我错了。”崔孝佐到底是文人出身,很快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不该在下人面前指责主母。

  挥手令下人全部退下,软言细语的哄起白氏来。

  白氏得了崔孝佐的软话,再加上又是一辈子的夫妻,不由得软了起来。

  “我这也不是一心盼着老爷能好吗?做事不免就急惶了。再说了,我是

  大郎的母亲。难道我还使不动他了?你看他自从入京,来向我请了几次安?知道的会说是他不懂礼节,不知道还以为是我虐待他,他与我不亲近呢。”白氏低声抽泣。

  “这孽子!”崔孝佐骂了一句,又继续哄白氏,“你的好,我是知道的。这些年来,家里就是靠着你,我才能安生做官。这孽子常年呆在乡下,不懂礼数也是有的,你又何必为他生气?”

  又说起今天的事情,“天大的事,大不过科举!你拿岳母的身体要挟他,这事已传遍汴京。就连我今天也被人问了好几回!你说我急不急?这孽子今天又说出去白家侍疾的话,岂不是正面打我的嘴脸?我和你还没死呢,他就去给别人侍疾,以后别人会怎么看我?”

  白氏只是垂头,直到听见最后一句才道:“我阿娘能是外人?”

  崔孝佐双眼一立,“你莫忘了,你是崔家的主母!不是白家的主母。你也莫忘了,那孽子此次科举乃是陈州第一名。若不是被不知从哪里拐出的袁轻舟给取了第一,他就是陈州的解元公!你不让陈州的解元公科举,这罪名,你担得起吗?”

  又劝她,“回头我与孽子好好说教说教,若是孽子有得中那日,必教他给你请个诰命!”

  听了这话,白氏才作罢。

  当下,崔孝佐写了书贴,令家人带着去见崔晋原,劝他安心科举,井氏的身体不必担忧,自有白家的儿女照看。又隐晦地提醒他,白氏这些年不易,让崔晋原要记得白氏之好。

  崔晋原明白,这是要让他给白氏请诰命呢!便表面上唯唯喏喏。

  白氏得了这话,心中欢喜,遂不再找崔晋原的事情了。

  不久,就到了会试之际。

  袁轻舟不负众望,中了会元。

  而崔晋原紧随其后,中了第二名。

  ……

  阳光照在巍峨的宫殿群上,流光溢彩。

  官员们站在大殿中,听着礼部的官员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念着本朝的三甲名单。

  官家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看着站在殿内外的官员和学生,一股天下英雄尽入彀中的喜悦压制了因太子病危而产生的痛苦。

  今科桂榜,青年才俊居多,状元与榜眼与探花都是少年郎。

  尤其是状元公,竟然是三元及第。

  国朝定鼎百多年来,这还是第一位!

  看着状元公袁轻舟年轻而俊美的脸庞,官家轻轻地笑了。

  站在左右的官员,皆是暗中朝着冯太医与崔孝佐拱手道喜。

  冯太医满面红光地不停地拱手回礼。

  就连崔孝佐,亦是觉得面上有光。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儿子,可是这个儿子却给他撑了天大的面子。

  探花郎!

  就连官家也夸赞崔晋原的文章与袁轻舟一时喻亮,令他难分高下。

  官家曾断言,若崔晋原错开此科,下科再考,必定是状元!

  这可比他夸他还有面子啊!

  崔孝佐扶了扶官帽,抖了抖身上的官袍,脚下不丁不八,站成一颗青松。

  令那些本就羡慕他生了个好儿子的官员,更是心生嫉妒。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