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236章 出手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090 2019-09-12 17:55

  

第236章

  在任何时代,散户们总是受灾最严重的。

  而大资本,总是受利者。

  行钱们在与陈家的几位家主唇仓舌仓一番之后,拿着陈家的地契和房契,气宇轩昂地走出了陈家的大门。

  看着这些行钱们走了,陈冬平抖得浑身筛糠。

  而陈尝,更是吓得站都站不稳。

  陈家数代的积蓄,竟然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昨日还是热火朝天,怎么今日陈家就落得如此光景?

  陈尝想不明白!

  一抬眼,他看到了浑身颤抖的陈冬平,“都是你!要不是你给我出的鬼主意,让我扣留那些借钱的人,能会惹出这么多麻烦事?那些行钱明明受了豪强们的嘱咐,不知从哪里收购的交子。就等着我们陈家用家产来还呢……这可是百顷良田啊……你知道现在良田多值钱吗?”

  陈尝大声怒吼着,将所有的愤怒都发到陈冬平身上。

  陈冬平的父亲陈尚看不下下去了,一巴掌拍到了陈尝的脸上,“你还有脸怪冬平?要不是你跟风顾家搞那甚么钱庄,陈家能会落得这个结局?”

  一时间,兄弟俩人在大厅之上互相指责起来。

  陈冬平苍白着脸,看着父亲与叔父如同三岁小孩子般相互指责,却没一个人敢出头承担责任。

  就在她听到顾家的时候,眼前突然划过一道亮光。

  “顾家?为甚么顾家会没事?”对啊,顾家怎么可能没事?

  顾家也是做了钱庄啊!

  “阿爹,不要打了……”陈冬平跑到了陈尚与陈尝的中间,将二人一起拉住,“快去派人往顾记钱庄打听,看看今天有没有人去挤兑顾记!”

  如果没人去挤兑顾记?

  陈冬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陈尚与陈尝同时怔了一下,“对,顾记!他们也搞了钱庄,凭啥顾记没事!”

  陈尝急忙吩咐人,出门去打听顾记的事情。

  然而,不等下人出门,衙役就已经先将陈家围了起来。

  “两位陈家家主,随小底们往衙役走一趟吧?”郑皂头好整以暇地看着看着一团大乱的陈家人。

  “叫我们去做甚?”陈尚强自镇静。

  郑皂头勾唇一笑,“两位家主莫非忘了,你们还有官司在身呢?这陈州城数名家主联合状告你陈家扰乱陈州市场……”郑皂头挥了挥手中的锁绳,“请吧!”

  眼看着衙役们将他们团团围住,一副作势要拿人的态度,陈冬平急忙喝道:“同是做钱庄,而且我们还是随着顾记钱庄搞的,为何单只拿我们?不拿顾记?”

  “哟?这是谁啊?”郑皂头斜眼睨了睨,“原来是陈大娘子啊?有些日子不见,差点认不出来呢。”他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陈冬平的一双手上巡来视去,只瞧得陈冬平心头火起。

  “你说顾记啊?”郑皂头摸了摸鬓角,“这顾记也被告了啊!如今牟炙成已上公堂了,只等着你们三方对质了呢。”

  “请吧!两位陈家的家主!”

  郑皂头让开了道。

  陈尚与陈尝互视了一眼,知道此时是万万不敢对抗官府的,只能是任由衙役将他们带出了陈家。

  ……

  陈冬平脸色铁青地看着被押上公堂的父亲与叔父。

  而站在一旁的顾成,仿佛是

  感受到了陈冬平的目光,转头朝她这里淡淡地笑了一笑。

  陈冬平冷冷地瞪了瞪顾成。

  顾成看着那愤怒的几欲杀人的目光,心里越来越欢畅了。

  堂上,何通判开堂,陈述案情。

  原告方的几位钱民激烈地控诉陈家扰乱市场行情,引起陈州城百姓恐惶。

  被陈家一方拒理力争,称他们是因为看不惯这些放******的黑心,所以才定下如此低的利息,这明明是为百姓谋福利。

  陈尝说完之后,话题一转,指着顾成,“顾家也开了钱庄,而且顾记钱庄是陈州第一家开的。他家的利息也低啊!”

  公堂下的人暗中不齿。

  “真不要脸!”

  “顾记的钱可是就放在柜台后面,随到随取的,咋能叫顾记也扰乱市场了?”

  “狗急跳墙啊,这是逮谁咬谁了!”

  听着公堂下的话,陈冬平只气得脸色铁青。

  顾成等到人群都议论完了,这才开口道:“禀告大老爷,顾记确实是陈州城第一个开钱庄,也确实是陈州城第一个降利息!可是……”他故意拉长了尾音,转头看向堂下百姓,“可是顾记也是陈州城第一个给百姓利息的啊!”

  “这话不假,我在顾记存了有几贯,确实是积够一文就给利息。”

  “你还敢往顾记存钱啊?”

  “咋不敢?我浑家就在联合会做工啊!顾记坑谁也不敢坑自家的工人啊?”

  “确实是这个理儿……”

  何通判甩一下惊堂木,点头道:“你所说,确实为事实!只是,这扰乱市场一罪,你有何话可说?”

  顾成又拱了拱手:“大老爷,顾记何时扰乱市场了?顾记虽是吸收百姓的存款,却从来没有往外面放过啊!顾记钱庄只对那些来联合会进货钱款不够的商户提供借贷,可并不是甚么人都给贷哇!”顾成指了指堂下的一位大掌柜模样的人,“我已将这些日子在顾记所有借贷人员的名册都拿过来了,请大老爷验看。若是有一例是陈州普通百姓的,甘愿受罚!”

  说着,顾记的大掌柜走上堂,将花名册递交给葛鸣。

  葛鸣又递交给何通判。

  何通判翻开一看,只见里面写得详详细细,何方人士何时来借,借了多少,年限几何,利息几多,借款用于何处,抵押何物,几时还款。

  每一页借贷上面还有双方签字画押与小印,下面还有借贷者,在陈州本地找得担保人的画押。

  一项不差,一项不少!清清楚楚,简简单单。

  何通判看得直点头。

  他合上帐册,“上面确实没有陈州百姓,虽是有几例陈州本地商贾,却是尽数用于购买联合会的商品,并未流入民间。”

  顾成又上前一步,将怀里的一份合同取出,“请大老爷验看,这是我家与借贷者所签订的合同。”

  何通判再看,只见上面写,今有某某因货款不足,今愿在顾记钱庄拆借多少贯,待下次来进货时,再偿还顾记钱庄的借款。下面一行写的是,拆借者愿将宅院,金银器物,家中人口,担保人的财产等等来做抵押。

  何通判看完后,怔了一下,“这是借条?”

  顾成拱手,笑得有些腼腆:“大老爷慧眼如炬,确实是借条。只不过是为了说起来好听,才说是贷款合同。”

  陈冬平猛地抬头,面色苍白。

  陈家完了!

  在听到何通判说的这是借条时,她就知道,陈家完了。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