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234章 退钱退交子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241 2019-09-12 17:55

  

第234章

  多氏一直认为,张可是被陈冬平给蛊惑的。

  要不然,张可死的那一天,陈冬平的马车为什么会出现在江边村?陈冬平去江边村做啥?不管陈冬平承认不承认,她总是与张可的死有关。

  多氏恨不得生啮陈冬平的肉。

  “荷花那个小贱|人已死了,现在就轮到陈冬平这个贱|人了。”多氏嘴里发出冷冷的笑声,“早晚都会轮上的,早晚……”截着张家夫妇的牛车越走越远了,可是多氏的声音,像是从阴冷的地狱发出,一直在回荡。

  坐在后院的荷花,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寒颤。

  她抬起头,透过葡萄藤架看着天空。

  炎热的夏季,天空如此高远,几朵白云稀稀疏疏地飘荡着。

  远处轻烟柳影,消磨了几许夏日的炎热。

  她紧了紧衣领。

  “娘子,是冷了吗?”香儿关切地问。

  自从荷花落水后再醒来后,身子就不如以前了,夜里常常会冷醒。用冯太医与袁轻舟的话来说,是受了寒气,身上落了病根。

  叫香儿来说,这全是被陈家害的。

  越与荷花接触,越发觉荷花的好。

  荷花从不会大声骂人,也不会对下人使脸色。哪怕下人们做得不对,她也不会责骂。

  哪像陈冬平!她服侍陈冬平数年之久,在陈家算得上一等一的体面人。可是陈冬平心情不好时,就会拿她泄气。

  她虽是婢子,可也是人啊!

  荷花指了指腿,又指了指葡萄藤架,微微闭上了眼。

  香儿便明白了荷花的意思,又取出一条薄薄的毯子盖在荷花的腿上,把葡萄藤架上几片叶子摆弄几下。

  阳光被翠绿的叶子隔绝,不再往下照射。

  荷花勾了勾唇,陷入了沉睡中。

  看着荷花的睡颜,香儿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由得,想起了哥哥的话,“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啊!”

  ……

  午后的阳光从树梢上漏了下来,热浪一阵一阵,晒得那些聚在陈记的人几欲眩晕。

  陈记钱庄的大门,已关了三天。

  这三天,越来越多的人拿着手中的交子跑到陈记。

  可是面对他们的,却是一张无情的门板。

  “把这门板给掀了!”愤怒的人群中也不知是谁发出了这个声音。

  于是,轰隆一声,陈记钱庄的门板被人用大力掀翻。

  陈记钱庄的事情,很快地发酵,曾在顾记钱庄买过代金券的蜂拥而至。

  顾成对此早有准备,他命令小伙计拿着册子,手持竹筹,挨个给来退代金券的发记号竹筹,叫到谁了谁就进去退钱。

  顾记钱庄高高的柜台后面,此时堆满了铜钱。

  还有那明晃晃的白银,和金灿灿的金子。

  那些来退代金券的散户们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就有些挪不动步了。

  “不要挤,不要挤!人人都有,人人都可以拿到竹筹!要是今天没拿到,也不用急,明天一早可以过来,只要拿着今天的竹筹,明天就会先给你们钱。哎哎,别乱挤啊……你这样挤,我可不给你发竹筹……我们这里一到戌时(晚19点)初就不再兑现了……啥?没钱给你兑现?哎哟,我的天老爷,你可别笑死我?你看看我们钱庄里今天堆了多少现钱?天黑了你背着钱回家,不怕被人抢了?回头你被抢了,可别说是我们顾记钱庄发钱发的晚才害你被抢啊?”小伙记一边挨个发竹筹,一边大声安慰人群。在小伙计的身后,两个厨娘正拿着勺子往一个

  竹筒里舀绿豆水。

  “都别乱挤啊,人人都有绿豆汤喝!天杀的,这大热的天,你说你们不在家里呆着,跑大太阳底下晒!没得叫我们也跟着受热。”厨娘一边舀绿豆水递给排队的人,一边骂骂咧咧。

  排队的人,也顾不得这竹筒到底被多少个人喝过,一接过就仰起脖子。

  “咦,咋是甜地?”二狗喝完绿豆汤舔了舔嘴角。

  “天杀的,这里面可是放了白糖!你知道白糖多少钱一斤不知道?就你存的那一两贯,还不如我这一桶绿豆汤里的白糖值钱呢!要不是我们东家怕你们晒中暑了,谁稀罕给你们熬汤。”厨娘抓着勺子又往竹筒里倒了绿豆汤,递给下一个。

  二狗就涎着脸道:“他大娘,再给喝一口呗!俺长恁大,这是第一回喝糖水!比奶都好喝。”

  厨娘不等他话说完,就一口唾沫吐到地上,“呸!谁认识你大伯是谁啊?你想当我侄儿我还不乐意当你大娘呢!还想喝奶?回家找你娘唆去!”将二狗骂得狗血淋头。

  这厨娘说话太有意思了,人群就哄地大笑起来。

  “二狗,看不出来啊,你都恁大了还喝奶?”

  “是啊,唆的是你浑家的,还是你娘的啊?”

  那个叫二狗的就涨红了脸,回身骂那几个起哄的,“俺就不信恁浑家奶孩子时,恁都没偷尝!”

  人群里有人出声,“那恁浑家的奶啥味,恁倒讲讲!”

  “放恁奶奶的狗臭屁,是哪个不要脸的?敢站出来不?”二狗跳了起来。

  人群的笑声就更大了。

  将挤兑的愁绪挥散了不少。

  顾成站在二楼的窗后,暗暗点头。

  荷花给的法子就是好!只要安排得当,就不会再出乱子。

  这时,顾记钱庄外走过来几个商户模样的人。

  他们笼着袖子站在人群外,指指点点。

  等着兑现的人有认识这几个商户的,便扬声道:“张东家,你也是来退钱的?”

  被指名的张东家摇了摇头:“我不是来退钱的,我押了在陈州的一幢小院,换了二百多贯。如今这二百多贯已换成了货,我今天是想来求贷的。可是……”他苦笑着摇了下头,“如今顾记也面临着挤兑风波,只怕不好再借钱给我们了。”

  “咋你们还来贷款?这顾记钱庄都快倒闭了啊!”人群中,又有人出声。

  “顾记倒闭?”张东家哈哈一笑,“你可知联合会一天的出货量是多少,一天的入货量是多少。每天有多少商户去联合会进货?每天又有多少商户往联合会里运钱?那联合会库房里串钱的串子都快烂掉了,要不是如此,你以为他们会开顾记钱庄?”

  这话说得有些深奥,那些来兑现的有很多人都没听懂。

  另一个商户就接着道:“别说是你们来兑?就是陈州所有的大户一起来挤兑,这顾记也倒不了!你们莫非忘了顾记身后有谁站着?”

  百姓们对这类的词非常敏感,一听到就齐齐转了头。

  人群里,有个聪明人就出了声,“嚯!当然是未来的太子爷啊……”

  听了这句话,人群中很多人都呆住了。

  在这几个月,陈州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有一件事情,却大到动摇了国本!那就是,太子薨了。

  官家已经正式将河间郡王收为义子,并改名为赵冕。

  “兑个屁啊!”一个人走出人群,将手里的竹筹扔到了小伙计手中,“我不兑了!就是你们顾记把我的钱给吞了,我也认了!多好的官家,却老年丧子,这钱,算是我给太子爷随白事礼了。”

  这话一出,当即起了连锁反应。

  很多人扔掉了竹筹。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