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213章 找到线索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241 2019-09-12 17:55

  

第213章

  陈冬平被崔晋原目光看得有些心虚,又有些生气。

  用着自己时,一副温柔体贴的模样。用不着了,就这样弃之如敝履。

  陈冬平回盯着崔晋原,久久不做声。

  崔晋原遂不再看她,扭头看着漫天的雪花。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崔晋原,陈冬平心头的火气突然熄了。哪怕就是再恨荷花,她也知道荷花在崔晋原心中的地位非凡。如果荷花真的是因为陈敬之而受到伤害,只怕崔晋原会第一个发疯。

  “如果真像是你们所说,是敬之绑了顾娘子。那也不是我的本意,我的心里……”陈冬平忍不住开了口,可是还不等她说完,崔晋原就挥手打断。

  “我马上就要发解进京了,就在这两日。纵是你不知道日子,陈敬之他曾参加过科举,也是知道日子的。在这个节骨上绑了荷花,你们陈家是何意思还不明白吗?”崔晋原扯了扯嘴角,定定地看着陈冬平。

  陈冬平的身子晃了一晃,又强自忍住。

  她转过头,将目光落在别处,“自从联合会成立,我陈家就风雨飘摇,我处理家中之事还来不及,又怎会生起别的意思?我纵是不为别人着想,难道也不为你想吗?在这个节骨眼,我不会让人分你的心。”

  崔晋原哼了一声,轻轻地笑了,“是啊,你总是没错!”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在陈冬平眼中,错的永远是别人。

  陈冬平眼中就有蒙气升起,她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孟平,我在你心中,就如此不堪吗?”

  叹息中带着一丝恳求。

  她走向前,直走到崔晋原的身前,伸出手,碰触他的手,“孟平,真的如此不堪吗?”

  她的手指细润如脂,碰触之时暖尖滑腻。

  崔晋原垂眸,看向她的手,心神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他们也曾亲密无间过。

  虽不是夫妻,却做着夫妻间的事情。她温柔,她体贴,她善解人意,她冰雪聪明――

  可这一切都不过是表相!

  一旦事情没有按她的意思往下走,她就会歇斯底里。

  他也曾被她的温柔所惑,也曾被她的眼泪所感动,也曾为她的微笑沉醉。

  可当梦醒之际,却是如此的残酷!

  梦醒了,他才知道,轰轰烈烈的情爱只能存在于书中,只能存在于电视中,而无法存在于生活中。

  他承受不起如此沉重的情爱!

  崔晋原不动声色的抽回手,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冬平。

  陈冬平被他的表情给伤到了,后退了半步。

  “你竟如此厌我?”陈冬平晃了几晃,仰面而泣。

  崔晋原抬眼,凝视着她,轻声问:“你知道自己在做甚么吗?”

  陈冬平泣不成声,恨道:“我自然知道!我放弃了自尊,放弃了矜持,只为得你笑脸!我如此****,如此卑微,也不怪你瞧不起我……”说到此处,凄然泪下。

  崔晋原叹息,“你知道就好!”

  陈冬平猛地一怔,随即泪如珠滚,“你……你竟如此看我?”她声音颤抖,“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了?我到底是哪里不好?是家世不如她,还是礼仪不如她,又或者是容貌不如她?你如此对她,她又是如何对你的?逼得你在大庭广大之下发那般的毒誓,她可将你的脸面看在眼中?”她指着崔晋原,纤手轻抖。

  听了此话,崔晋原只觉得好笑,又替陈冬平觉得悲哀。

  “我发誓对她她,是因为我心中有她,我愿意为她发毒誓!这和脸面有甚么关系?如果一个男人因为发了对女人好的毒誓,就此被人瞧不起,那么我也不屑于和瞧不起我的为伍!”崔晋原更觉得荒谬,“你有甚么资格瞧不起她?你有哪里比她好?你说你读过的书多?那你可学会了书里所写的仁义?说到家世,你陈家有哪里能比得过顾家?是比顾家善良,还是比顾家无私,又或者是比顾家仁义?”

  这些话,如同重拳,打得陈冬平好一阵头晕眼花。

  忍不住松了崔晋原的手。

  “不要这样对我!”陈冬平轻声哭泣。

  崔晋原突然笑了,“那你是如何对荷花的?”

  陈冬平神情僵硬,眸中泪水更盛。

  崔晋原不想再与她辩论了,“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才对荷花起了杀心。按理说,我就应该抓着你,拿你把荷花换出来才是。可我与你不同……”崔晋原沉默了一下,“我们与你们不同!你们没有底线,我们,却是有底线的!”

  这句‘我们与你们不同’彻底击碎了陈冬平的内心。

  她总以为,她与崔晋原会有那么一丁点的情谊。她总以为,崔晋原对她总是会有不同――

  她万万没有想到,崔晋原时时刻刻地将荷花放在心中,却连看都不看她!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到底哪里不好?你告诉我!你告诉我……”陈冬平低声嘶吼。

  崔晋原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到底哪里做的好,好的令你心动,你告诉我,我改!”

  陈冬平身子一颤,呜咽不语。

  过了一会,哀声道:“我不明白,你为甚么会爱她!”

  崔晋原道:“相知、相伴、相爱、相亲!”

  陈冬平只听得心中难受,深吸一口气,抬眼看着崔晋原。

  看着这个她早已刻在心上的少年,看着这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此时却射出犀利而无情的光芒,令她无比的陌生。

  以往她每次看到这张脸时,都会觉得面红心跳。

  可现在再看时,除了痛苦就是泪水。

  她紧紧盯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你即这么爱她,那么我便毁了她!”

  她盯着他,等着他发怒或是震惊。

  可是,什么都没有!

  崔晋原只是平静地看着她,如同看着陌生人。

  “你没有机会了!”

  崔晋原的声音很轻,轻如羽毛。

  “我再也不会给任何人伤害她的机会!我欠她的够多了,我伤她的也够多了!她为我受了不该受的痛苦,为我流了不该流的泪……我在此立誓,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她!谁敢伤她,我便伤谁!”

  崔晋原一字一句,句句如重捶。

  陈冬平只听得心头颤抖。

  她紧抿着唇,哀绝地看着崔晋原,想从他脸上看出哪怕一丁点的悔意和情意。

  可她失望了!

  除了坚决,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她努力抑制急涌的泪水,将头转到一旁。

  就是哭,她也不能让他看到泪水了。

  他不配!

  可她实在忍不住了,泪水实在是太多,很快就湿透了衣襟。

  她努力压抑着,尽力压制着哭泣的声音。

  她只顾得哭,并没有在意有几个衙役从后院的方向跑了出来。

  那几个衙役挥舞着手中的东西,兴高采烈地向崔晋原报喜。

  “找到了,找到了线索!”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