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220章 哀恸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491 2019-09-12 17:55

  

第220章

  陈冬平异常冷静地看着崔晋原,“我弟弟完了!你知道吗?堂堂陈家的大少爷,嫡长孙,竟然落到了现在这步田地。我陈家的脸面都他给丢尽了!这一切,都是荷花造成的!如果不是她,我弟弟怎么会被这人给劫持?他又怎会……”陈冬平面色平静,可是话里却带着一股莫名的诡异。

  崔晋原不愿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任何问题,皱眉道:“你不要胡闹,把孩子给我!”他伸出手,盯着陈冬平。

  陈冬平侧过身,朝着河边走了两步,而后轻轻地笑了起来,“老何不了解你,我了解你!你这会心里一定很想杀老何对不对?”

  她眯了下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

  崔晋原心中吃惊,面上却不动声色,沉声道:“把孩子给我!”

  陈冬平定定地看着他,渐渐地红了眼睛,“我弟弟落到这样的地步,你连问都不问,就把我们给扔到路上……你的眼里,果真是只有这个女人……可惜……”陈冬平的身子晃了几晃,眼角流出两滴泪水,“你忘了这个孩子,如今这孩子在我手中,只怕你那心上人,要危险了!”

  她转头看向老何,“老何,你要不要你的儿子?要的话,就把她推下河!”她的神色狰狞,声音低哑。

  老何没想到岸上竟然出了这样的变故,倒是一时迟疑惊讶起来。

  崔晋原静了半晌,才慢慢地转过脸,看向老何,“你是信我,还是信她?这岸边,全是我的人,我若是想拿下她,轻而易举。你不要听信她的话,害得你吃亏!这个女人惯会蛊惑他人,你也知道,她恨荷花,她的话,一句也不要信!”

  老何看了看陈冬平,又看了看崔晋原。

  “我不信她,可我也不会信你!”老何弯下腰,将奄奄一息的荷花从船底拖起,“你看看你的小情人,血快流尽了,快要死了!你若是想要她的命,就把我的儿子给我!”

  荷花的脸色苍白,身子软软的,没有丝毫力气。

  崔晋原看着这样的荷花,心神俱震。

  “荷花……”他低唤。

  仿佛是听到他的召唤,荷花抬起失血的脸,毫无焦距地看着岸上。

  她先看到崔晋原,而后又看到陈冬平。

  眸中的光芒彻底熄灭,渐渐黯淡了下来。

  她的头,就又慢慢地垂了下去。

  崔晋原向前走了几步,急切地唤着荷花的名字。他走得太急,步子又走得太大,以至于一脚踏空,差点摔入河中。

  甲哥几人,急忙上前去拉他。

  “不要拉我!”崔晋原在甲哥手中奋力挣扎,连声哀叫着荷花的名字,“荷花,你抬头看看我,我是晋原。我是你的老公晋原……看看我,求求你看看我……荷花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说话啊……我是晋原啊……我是你的晋原啊……你忘了我吗?忘了我们的孩子了吗?忘了我们的过去了吗?”

  “荷花,我们还没结婚呢!我们还没拜天地呢。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中式婚礼吗?你不是一直想穿婚服吗?求求你睁眼看看我……回应我啊!回应我啊!”

  崔晋原的声音吞声忍泪,闻者令人泪干肠断。

  陈冬平呆呆地立在风中,整个人如同木头。

  他与荷花,竟然都到到了结婚之后要生几个孩子的地步吗?

  她抬眼,看着如同烂泥一般毫无知觉的荷花。

  身子微微轻颤。

  嘴动了动,却无从说起。

  说什么?该说什么?自己说什么他才会听?

  陈冬平垂下头,看着怀中哭得声嘶力竭而睡过去的婴孩,心中陡然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她杀了这个孩子,老何是不是就会杀了荷花?

  这个念头如同毒蛇,一旦升起就再也按捺不住。

  她抬起头,看向河中,看向小船,看向荷花……

  思绪一时间纷乱不堪。

  可她却知道,到了该下决断的时候了。

  陈冬平冷笑数声,朝着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岸的老何说话:“老何,只要你上岸,崔晋原就会杀了你!”她一边说话,一边将手放在了孩子的脖间,而后掐着孩子的脖子,将孩子高高举起,“你的儿子就在这里,你来拿啊?只要你将荷花推下河。我就将儿子还你……”

  婴孩在睡梦中被人掐住脖子,呼吸顿时不畅起来。他大张着嘴,发出哇哇的哭声。

  哭不了两声,又因没有空气而憋得脸色青白。

  老何眼见儿子被陈冬平这样对待,吓得三魂少了两魄,“放了我儿子!”

  崔晋原这时也急了,几步跨到陈冬平身边,抬手掐着陈冬平的脖子,伸手就去抢孩子。

  陈冬平一转身,却发现自己不能动弹,就将孩子紧紧抱在怀中。她张开嘴,将孩子伸在外面的胳膊咬住。

  只听得一阵噗嗤轻响,孩子发出一阵惨呼。

  陈冬平张开嘴,将舌尖那块血肉吐了出来,“还不动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只是两句话,三五秒之内。

  崔晋原还来不及阻止,陈冬平就已将孩子胳膊上的肉咬掉了一块。

  他顿时大怒,抬起手,抡圆了巴掌朝着陈冬平脸上抽去。

  ‘啪’的一声,陈冬平脸上红肿了一块。

  可她依旧死死地抱着婴孩。

  “你除非打死我!”她瞪着崔晋原,眼中尽是疯狂的光芒。

  老何被陈冬平的疯狂给吓着了,低头看了看荷花,踌躇了一秒。

  就在孩子的哭声响起之际,他终下定了决心。

  噗通――

  一声重物坠河的声音,重重地击打在崔晋原的心头。

  “荷花!”崔晋原眼睁睁地看着荷花被老何掀起,而后推入河中,目眦欲裂。

  他放了陈冬平,转身朝着河中扑去。

  噗通――

  崔晋原奋力一跃,跃入这冰冷刺骨的河水中。

  他双臂快速地划动,朝着荷花落水的方向而去。

  而老何,则是拼命划着船,朝着岸上……

  一人,一船。

  在河中心交错而过,朝着不同的目标前进。

  崔晋原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入河中。

  荷花,等我!

  片刻之后,他的头又在河面上出现,哀恸地望着河面。

  孤独的河面上,只有他一个人。

  哪里还有第二个?

  “荷花……”崔晋原哀嚎一声,声如饿狼。

  他再次吸气,再次扎入河中。

  河水冰冷,触目可及之处到处都是滔滔黄水。

  崔晋原终是灰了心!

  他闭上眼,任自己在水中缓缓坠落。

  荷花,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辜负你……

  崔晋原眼角落下一滴泪水,而后快速地与河水融为一体。

  河岸上,陈冬平呆呆地立着,泪如泉涌。

  “不好……”河岸上,刚将上岸的老何打晕在地的甲哥,紧跟着跃入河中。

  “晋原!”河岸上,另有一行人举着火把,朝着这里快速前进。

  萧姨奶奶坐在滑椅上,哭得肝肠寸断。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