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35章 张可挨打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6650 2019-09-12 17:55

  

第35章

  清晨。

  阳光自密密匝匝的枝叶间倾泻而下,燕雀在头顶高声鸣叫。

  荷花坐在绣架前,有些心浮气躁。

  记忆虽是刚恢复没多久,有些事情便已经想得很是通透。

  仿佛是一瞬间,思绪从儿童转变为大人。

  对于家中的一切,她心中已有计较,也知顾立与张可变成这个样子的根本。

  世间有很多人,并不懂珍惜眼前一切。

  就好像很多穷人在乍变成亿万富翁之后,都会在十年内将钱财挥霍殆尽。顾家从赤贫变成小康,跨越的时间实在是太短。这让顾立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的一切唾手可得,所有的一切都很容易。

  他根本看不到在富裕的背后,别人付出的努力!他将这一切,当成了应有的、必得的!

  于是,顾立不满足于现在的一切。总觉得他可以获得更好的更多的更大的,可他却从来不想想,眼前的幸福是顾老大牺牲了尊严才换回的。

  他只知道,崔晋原对顾家有求必应!只知道顾老大钱来得容易,却不知道这些年顾老大心中有多苦。

  顾家所有的人都在作坊里上工,令顾老大在崔晋原这个姑爷面前没有任何威严。

  幸好,崔晋原不是一个得寸进尺的人,还知道顾忌顾老大的面子。

  若是换了别人,只怕已经将顾老大当成奴仆使用了……

  突然,堂屋院的门被人拍得山响。

  张可的骂声从门外传来。

  “顾荷花,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凭啥不把牛娃给我们留下?没有牛车我这一屋子的东西咋搬?”

  居然还想要小牛?谁敢把小牛给他们留下?

  荷花皱了皱眉。

  想了又想,找了个东西将院门堵得更严实一点。

  张可听到顶门的声音,只觉得胸中烧起一团火。

  “大白天的关啥院门?这院子里是有汉子还是藏着金子?顾荷花,我知道你不敢开门!你怕门打开了,被我闯进去把你的野男人揪出来!”

  张可一边骂,一边将门拍得啪啪直响!

  “一个小姑娘家,天天勾搭野男人啊?说出去我都替你害臊,替你丢人!”张可呸地吐了一口唾沫。

  凭什么荷花这样的傻子都可以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而她张可却要被人嘲笑,过着不如猪狗的日子!她哪点不如荷花?荷花这个傻子哪点比她强?

  就凭脸?脸长得好看有啥用?青楼里的小姐们各个都比荷花长得漂亮,不还是贱命?

  张可的声音更高了。

  听着这些污言秽语,荷花只气得面色发白。

  可让她和这样的人吵架,又实在是吵不来!她抚了抚胸口,努力压制住心头的火气。

  门外张可继续骂,声音一声比一声高。

  “你们老顾家,没一个好东西!我自从嫁到你们家,过上一天好日子没有?整天不是给这个赔笑脸就是给那个赔笑脸。吃没吃好,穿没穿好!你看看村子里哪个儿媳妇过得像我这样的日子?眼气我家阿立在作坊里挣了几个钱,居然月月还让我家阿立上交!我呸,凭啥交给你们?让你们一个个偷汉子养野男子,光天化日之下和野男人亲嘴?”

  “遭天瘟的顾家,你们全家都死绝了才好呢!”

  “将来你们老顾家千万别有事求我,就是求我,我也不会过来……”

  “那你还不滚?呆在我们老顾家做啥?”东院的门猛地拉开,走出两个人。

  顾成满脸暴怒,扬起拳头要往这里冲,却被身后的李秀死死拉住。

  “她怀着孕,你打她做啥?你要是把她打出好歹打流产了,张家不得过来把咱家闹死?这样的人家咱惹不起!”李秀拉着顾成死也不放手。

  “顾立呢?顾立你给我滚出来!”顾成只气得额头青筋直跳,“你就任由你媳妇这么糟糕咱们老顾家?就任由你媳妇欺负荷花?荷花可是你亲妹妹!”

  顾成瞪着张可,气得双眼通红,“你俩就是因为造谣荷花才被从家里赶出去。怎么着?还是不学好?还是想找事?你大哥服徭役服得不舒服是不是?是不是还想再多服几年?”

  张可看到顾成,顿时如同老鼠见了猫,一头钻到她那几个娘家兄弟身后。

  看着这样的张可,顾成只觉得胸中怒火更盛了。他回过头,和李秀说话,“你回去!”

  “不行,你不能打她!打流产了,她会粘着你的。”李秀不肯放手。

  “我不打她,你放心好了!”顾成拍了拍媳妇的手,“你去陪荷花,我保证不打她!”

  李秀不放心地看了一眼顾成,只得走到堂屋院敲门:“小妹,开门!”

  荷花听到李秀的声音,将堂屋院的门拉开了一条缝。

  “大哥,大嫂……”荷花委屈万分。

  李秀叹了口气,一手拉着荷花,一手揽着荷花的肩,“走,进去!狗咬你一口了,你也得咬狗一口吗?这样的人,讲道理没用!大嫂知道你是懂事理看过书的人,和这样的人根本说不通。”

  堂屋院的门一关上,顾成从墙角抄起一根扁担,然后大吼一声,“我老顾家今天被人打上门了,是我顾成兄弟的,就进来帮我!”

  随着顾成的话音落地,从院外呼啦啦涌进一群人。

  这些人原本就是围观看热闹的。

  刚刚在院外听到张可这样辱骂荷花,早就气愤填膺。

  一听到顾成喊人,立马进了顾家的院子。

  见到从外面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张可的脸顿时白了。

  “给我打!”

  顾成抄起扁担,朝着那几个张家兄弟身上抡去。

  只听得哎呦一声,一个张家兄弟捂住了脑袋,一缕鲜血自他头顶流出。

  “打,给我狠狠地!打死了算我顾成的!”

  江边村的人,纷纷瞪圆了眼睛,朝着那几个张家兄弟扑了过去。

  就在这混战中,也不知道是谁劈脸给了张可一巴掌。

  “贱|人!”

  然后就有一双手将张可从战团中拖了出去。

  张可一出战团,江边村的人打得更起劲了。

  顾立从外面回来时,张家的几个兄弟被打得鼻青脸肿。脸上如开了炸酱铺子般,红中带紫,紫里发黑,看起来惨不忍睹。

  “怎么回事?”顾立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就是出去借个牛车,怎么就打成这样?

  看到顾立回来,顾成冷哼一声,抽起手中的扁担就朝着顾立身上抽去。

  “我就没见过你这种吃里扒外祸害自家人的兄弟?”顾成一边抽,一边破口大骂。

  长长的扁担抽在顾立的身上,很快就将一片皮肉抽得红肿。

  顾立心中有愧,硬是吃了大哥顾成几扁担,这才开口问道:“大哥,咋的拉?”

  “咋了?”顾成又往顾立身上抽了一扁担,才柱着扁担站好,“问姓张的!”

  “我把话放在这里,邻居们也都来做个证!你们今天出了顾家的大门,要是敢回来,我就活生生的打断你们这对狗男女的腿!”

  “大哥,你咋这样说话?”顾立摸着身上被扁担抽得生疼的皮肉,眉毛与眼睛一同立了起来,“我知道因为爹娘分家时给我的东西多你心里有气,可你也不能叫这么多人来咱家打张可啊?好歹咱们还是一家人呢?”

  听他这么说,顾成鄙夷至极,转头看向几个邻居,“你们听听,他说他是被分出去的!这颠倒黑白的话,听了都要把人笑死!顾立啊顾立,你就不问问你媳妇她刚刚说了啥?她刚刚做了啥?为啥我不打别人,只打她?还有,你不是被分出去的,你是被我们老顾家逐出去的!出去后,别说你是这个家的儿子,也别说你姓顾!”

  几个邻居用不屑的目光看向顾立。

  “呸!畜生!”一个邻居冲着顾立吐了口唾沫。

  这个邻居仿佛起了一个开头作用,其他的几个邻居也纷纷冲着顾立俩口子的方向吐了口唾沫。

  “以前瞎了眼才跟你称兄道弟!”

  简直搞笑至极!

  要不是荷花,顾家能盖得起这套宅子?顾立能在作坊当上工头?俩口子沾了荷花的光,不知感激就罢了。居然还想着法子的搓磨荷花,居然大声嚷嚷着让荷花去死!

  这是人干的事?畜生都不如!

  听着邻居们七嘴八舌将方才的事情讲清,顾立的身子晃了几晃,脸色一瞬间灰败了下来。他多希望此时张可能站出来,大声地反驳这些邻居,说这些邻居们是在造谣,是在捏造事实。

  可是张可没有,张可躲躲藏藏,根本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

  顾立只觉得心口一甜,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ps:现在是凌晨四点,去睡了!听了一夜燕池的北国,好听极了,推荐大家去听。

  瓜子小说网首发更新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紧急通知:最近发现很多高仿网站或app!导致很多用户反应账号密码错误,无法登陆和很多小说不存在等问题!请大家访问时一定要看清网址!

  唯一网址为全拼音:o123或yikan

  其他均为仿冒网站或app!如用户在访问仿冒网站时,被诱导消费出现任何损失,本站概不负责!切记!!!

  (o123=)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