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198章 上堂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5383 2019-09-12 17:55

  

第198章

  “张可死了?”崔晋原听着下人的回报,心情凝重。

  张可死了,张家人去顾家门前闹。

  难道张家人真的以为荷花是个好欺负的?

  崔晋原一想到荷花被张家大哥这双脏手给碰了,就觉得浑身恶心。

  “大郎,要不然找人把张家大哥给……”萧亮直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崔晋原摇了摇头,“这节骨眼上,易静不易动。”

  当初,他为了教训张家,把张家大哥弄去修河道。

  没想到,张家人竟然一点教训也没接受,还是要找顾家人麻烦!

  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是顾家的姻亲,没人敢把他们怎么样?

  “那张可这些日子不是和白书喜混在一起吗?去查一下!”崔晋原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白书喜脱不了关系。

  张可死了,生下的孩子却失踪了。

  这不能不说是个疑点。

  他刚吩咐人下去,又有下人过来回报,说是顾成来了。

  他连忙叫人将顾成请到书房。

  顾成一过来,就直接了当地道:“我要几个人!”

  崔晋原点头,“不劳大哥吩咐,人我已经安排好了。”他指了指重阳,“我把重阳给你用。”重阳机灵,心思又灵活。

  顾成拱了拱手,“感谢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现在查访杀人凶手要紧。”

  俩人又说了会话,分析了一下张可的事情,就各自散去。

  到第二天,崔晋原与顾成分别查出了一些事情。

  按照仵作的验尸结果,张可具体被害的日期应该是在六至七天前,因冬季尸体保存的期限较长,所以直到两三天前才有人发现。

  所以这次两人主要查访的就是六七天前见过张可的人。

  果然,问了一圈,发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江边村的人。

  “少氏?”崔晋原皱着眉头,这个少氏早已被休,她又回到江边村做什么?

  “抓来一问便知。”顾成声音冰冷。

  崔晋原朝着重阳点了点头,重阳便转身出去。

  当天下午,少氏就被重阳领着人抓到。

  崔晋原连夜查问少氏。

  “我是见了张可,可我并没有杀她!”少氏一听到自己和张可的死牵扯到一起,吓得脸色煞白,“我没杀人,你们快放了我,不能抓我。”

  崔晋原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和张可都说了甚?从实说来!”

  少氏眼珠子乱转,“没说啥,真的没说啥!就是讨论了一下衣服首饰,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崔晋原又问她,“那你可知道张可这些日子住在哪里?”

  少氏怔了一下,半晌后才道:“不就是住在崔家老宅吗?”

  再问下去,少氏一问三不知。

  顾成在一旁看得火起。

  崔晋原吩咐人将少氏带下去,转头与顾成说话,“大哥,这案子要牵连到我了。”

  张可在白书喜手中,这事崔晋原也知道。如今张可死了,势必会引出白书喜。

  白书喜是崔晋原的舅舅,如果这案件与白书喜有关。那么崔晋原就属于亲族之内有诉讼,是不允许参加科举的。

  顾成猛地抬头,“你的意思……”

  崔晋原点了点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又顿了一顿,“不过杀人案不比寻常,希望我想的是错的。”

  哪怕就是何通判碍着崔孝佐的面子不详查此案,只要碰到一个较真的官员,就能定白书喜的死罪。白书喜可不是五品官,享受不了不杀士大夫的优待。

  而且纵是这一科他被阻止了,还可以参加六年之后的科举。

  想来白书喜不会蠢到为阻止他进京赶考而杀人的地步。

  顾成点了点头,忧心忡忡。

  没想到张可一案,竟然牵扯到了这么多东西。

  而此时,躲在屋中的白书喜也是心惊胆颤。

  “怎么办?怎么办?张可这些日子里是住在我这里的,她死了,肯定会牵连上我。”他在屋里来回转圈,走得燕嬷嬷头晕脑胀。

  “舅爷,你就别再转圈了。只要这案子不是舅爷做的,舅爷怕个啥哟?”燕嬷嬷不屑地看了一眼白书喜。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来江边村这么久了,不仅没收服崔晋原,反而被崔晋原收拾的服服贴贴的。

  那几间作坊停工到现在,白书喜一点法子都没用。

  现在是汴京催着白书喜往京里送钱,江边村的村民催着白书喜将作坊开工!

  两头不是人,两头没落好!

  这崔晋原精得沾上毛比猴子都精,能会甘心这作坊被京里收走?

  看陈州城里那联合会搞得红红火火地,一年有上万贯收入,那顾荷花一个傻子哪有这能耐?还不是崔晋原在后面支着?

  可恨那崔晋原竟然拿着公中的财物公然送给顾荷花。

  更可气的却是,萧姨奶奶公然维护崔晋原。

  京里来信追问那三万贯的下落,萧姨奶奶直接言道那是她的养老钱,她想给谁就给谁,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这岂不气死人?

  燕嬷嬷也知道,京里这次因为三间作坊,与萧姨奶奶和崔晋原把梁子给结下了。

  崔晋原京里倒不怕,担忧的是萧姨奶奶。

  萧姨奶奶到底是崔孝佐兄弟三人的庶生母,若是真把她惹毛了,往京里的宅子一坐。

  三个儿媳妇就得天天问安。

  到了次日,衙门里送来了传票,客客气气地请崔家的下人前去过堂。

  白书喜心知肚明,这传票就是发给他的。

  吓得立时跑去找了萧姨奶奶。

  萧姨奶奶十分厌恶他,连面都没见他,只说会派萧亮前去过堂。

  到了开堂的日子,萧亮领着少氏和一众家丁,去了陈州府。

  而顾家,来的是顾老大父子与萧平。

  荷花与顾罗氏和李秀前去听堂。

  在堂外,见到了张家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多氏嗷嗷叫着就冲过来要挠顾家人,被顾家的家丁拉开。

  堂上,何通判宣布开堂,衙役宣读案情。

  一喊开堂,多氏就跪倒在堂前,大声喊道:“青天大老爷,这顾家杀了我家的女儿,请大老爷让顾家人为我女儿偿命啊!”多氏一边嚎一边拍着自己的胸,“我那苦命的女儿,还有我那未曾见过面的外孙,生生地被他那黑心的爹给害死了啊……”

  张家大哥则是一指顾老大,“就是他!杀人凶手就是他们!”

  张老爷苦着脸,跪倒在多氏身边:“求大老爷为我们做主啊!为了那不知去向的婴孩儿做主啊!”

  眼见着张家人哭倒在倒,堂下议论纷纷。

  何通判一拍惊堂木,“肃静!且听衙役将这几天的查访结果一一说来!”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