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359章 袁雅润表白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3766 2019-09-12 17:55

  

第359章袁雅润表白

  胡同里回荡着荷花的声音,角落的老鼠发出“吱吱吱”的声音,荷花稳着心神,正想再次开口,却见胡同里其中一间木屋走出来一个人影,袁轻舟与吴昆皓正藏在阴影处,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他们。

  “你是荷花?”那人对着她远远喊道。

  荷花一听,是个声音粗犷的男人,看身形不高,但却很壮,荷花回道:“正是,是你们绑架了袁雅润?你们可知袁雅润是何人?”

  “她是谁我们不管,咱们只是拿钱办事罢了。”那人对着她喊道。

  “那你们想要什么?”荷花微微眯着双眼,这伙人竟然是有人幕后操纵!

  正说着,木屋中又出来两人,两人拿刀架在袁雅润的脖子上,袁雅润被堵了嘴巴,眼泪不住的往外流,看模样是吓坏了。

  “我们也不想为难你,我们的雇主说了,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我们便放了她。”那带头的歹徒粗犷的叫道。

  荷花双手微微一紧,她旁边是一条河冲,是护城河的支流,这里的河水是深是浅没人知道,但如果她真跳下去,这样冷的天,她一个弱女子不死也会去掉半条命,那幕后之人,是想取她的性命!

  “跳还是不跳!”见荷花没有动作,那歹徒催促道。

  袁雅润拼命的摇头,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荷花深吸了口气,问道:“在跳下去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

  许是见荷花是一个弱女子,那歹徒犹豫了一下,说道:“你问吧。”

  “让你们绑架袁雅润的幕后之人,是否是冲着我来的?那幕后之人是何人?”

  “这个不能告诉你,若告诉你了,她也活不了!”那歹徒指了指被绑着的袁雅润,说道。

  袁雅润奋力甩开嘴里的破布,叫道:“嫂嫂快走,不要管我!”

  袁雅润这一叫,那歹徒登时甩了她一巴掌:“给老子安分点!”

  袁雅润只觉口中一阵腥甜,荷花紧了紧拳头:“那人给了你们多少钱?我以双倍给你们,放过我们如何?”

  “那不行,不管你给多少钱,我们都不可能放过你们,要你们命的,可是位位高权重的人,若放了你们,我们都得死。”

  此话一出,荷花心下不觉一惊,皇宫的人?她何时惹了宫里的人?

  “别废话了,要跳快跳,只要你跳下去,我们便放人。”

  就在此时,袁轻舟与吴昆皓不知何时绕到了他们背后,只见两人猛的将架在袁雅润脖子上的刀夺了过去,三名歹徒一见不妙,一脚踢在袁轻舟的肚子上,袁轻舟一介文人,哪里抵得住他这脚,当下便摔了出去。

  荷花惊呼:“轻舟!”

  她想要上前扶起袁轻舟,袁轻舟只大声叫道:“快带雅润走!”

  可对方有三人,这边只有吴昆皓一个男子,他们如何走?当下就已经被堵了退路,吴昆皓将袁雅润与荷花护在身后,手中紧握着夺过来的刀,说道:“我去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若是有机会,你们俩一定要趁机逃跑。”

  荷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连连点头。

  一旁的袁雅润早就哭成了泪人,也顾不得肿得老高的脸,摇头哭道:“要走就让嫂嫂走,我不走,你要是死了,我就跟你一起死,呜呜呜”

  “说什么胡说,你在只会添乱罢,你们走后赶紧去搬救兵才是!”吴昆皓拧着眉头斥道。

  袁雅润依旧摇头:“让嫂嫂带着大哥走,我们俩来挡住他们。”她收起哭腔,捡起地上的另一把刀,说道。

  吴昆皓头疼,这人怎么这般不听劝!

  “你们俩在这种关头争什么!”荷花有些微怒,袁轻舟此时还受着伤,他们怎么还这么不知轻重!

  带头的歹徒微一示意,其余两人顿时将他们围住,步步将他们逼紧!

  片刻,其中一个歹徒突然扑上来,吴昆皓登时咬牙,挥刀就朝那歹徒砍去,那歹徒身手灵敏,微一侧身就躲了过去,吴昆皓见状又连忙补上一脚,只听那歹徒“啊”的叫了一声,直接掉进了河里!

  袁雅润不觉惊讶:“你力气竟有这么大!”

  吴昆皓笑了一声:“我从小便以砍柴为生,干惯了粗活重活,这点力气还是有的!”

  另两名歹徒见状,只好一起上,欲要速战速决。

  两名歹徒毕竟是干惯了这种勾当,吴昆皓应付了几个回合便渐渐吃力,袁雅润突然被人抓了肩膀,她惊叫了一声,猛的张嘴咬向那歹徒的手,却被那歹徒一拳锤在了脑袋上,砸得袁雅润头晕眼花:“臭婆娘,敢咬我,活得不耐烦了!”

  另一边,吴昆皓也被那带头的歹徒擒住了,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如今只好将你们全部扔进河里去了!”

  荷花死死的抱着袁轻舟不松手,袁轻舟抿着薄唇,没有丝毫慌张,反而像是在等着什么一般!

  连吴昆皓都被擒了,袁雅润只觉她今晚是死定了,突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了出来,说道:“吴昆皓,其实,我是女子,我们见过的,在城郊寺庙的时候,你与我抢过同一支桃花簪,那时你还救过我的命,呜呜,你会不会已经忘记了?”

  吴昆皓被压在地上,听到这话无奈的笑了笑:“你是女子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原来在寺庙前与我抢簪子的人竟是你,只不过如今,并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吧?”

  袁雅润拼命的摇头:“要说要说,此时不说,我怕以后就没机会说了,其实从你救了我那一刻起,我就好像已经喜欢上你了,我每天都想见到你,会试放榜那日,我还特意去看了榜,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找不到你,后来我是见着你了,只是……我见着你与你妻子了,我是不是没机会了?”说到这里,袁雅润的眼泪就像不要钱一般,源源不断的往下掉。

  三名歹徒见袁雅润吵吵闹闹个没完,烦闷的蹙着眉头,说道:“你们有什么就快说,就当是遗言了!”毕竟都是要死的人,这也算是他们最后的良心了。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