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381章 再一次劫镖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3247 2019-09-12 17:55

  

第381章再一次劫镖

  白丽华强忍着心中的害怕不停的摇头,不行,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她还有好多事未做,她的目的还未达成,绝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死了,白丽华大喊道:“再一次,求求你,再劫一次。”

  黑衣人冷笑了一声:“你当我好糊弄,一次不成,他们早有了防备之心,再一次劫镖,恐怕连箱子的边边都摸不到。”

  白丽华魂不守舍的摇头,小脸直盯着黑衣人手中的弯刀,怕极了他突然挥刀砍过来,喃喃的叫道:“不会的,不会的,再一次,一定会成功的。”

  黑衣人没有多话,举起了手中的弯刀,白丽华心如死灰,不甘心的叫道:“皇后娘娘有多想得到这批东西,你不会不知道,这次失败你就算把我杀了,娘娘一样会怪罪于你,何不再试一次,或许……或许这次能成功呢?”

  黑衣人眼眸阴鸷的瞪着她,拧着的眉头似乎有所松动,白丽华见他迟疑,连忙说道:“我反正都是死,何不再试一次,这次,不用与那些人对抗,只对货物下手,一定能成功的,到时候皇后娘娘也高兴,若是再失败,你到时候再杀我也不迟,来去我已经是跑不掉了!”

  黑衣人微微紧了紧手中的弯刀,似乎是将白丽华的话听进去了,沉默了许久,才应道:“好,那就再劫一次,你莫要给我耍什么花样。”

  白丽华心下顿时松了口气,可重获新生却没让她高兴多久,连声说道:“怎么会,我再怎么也逃不出你的掌心啊。”

  那黑衣人瞪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只丢下一句话:“今晚再动手。”

  白丽华狠狠的咽了咽喉咙,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好几次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腿软得不听使唤。

  想起刚刚那一幕,到现在都害怕得想哭,她紧紧蜷着拳头,指甲没入了土地也毫不自知,恶狠狠的咬牙怒道:“荷花,都怪你,都是你的错,若不是你,我就不会像如今这般狼狈,荷花你等着,我白丽华,今生今世都不会让你好过的!”

  说完,强忍着因害怕而酸软的双腿,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白丽华回了崔府,崔府内的下人就像没看到她一般。既不行礼也不上前问好,白丽华也已经习惯了,尽管她是崔晋原的夫人,可在崔家该有的待遇她都没有,她婆婆白氏是个蛮横无理的狠角色,因为她没有从崔晋原手里哄出钱给白氏,所以白氏现在从来没有给过她好眼色,崔孝佐也从来不管她,他们眼里有的,只有他们的儿子,在他们眼里,白丽华就是个没用的物件,连关注的必要都没有。

  再加上崔晋原对她爱理不理的模样,崔孝佐与白氏更是不待见她,在这府里,她是受尽了委屈。

  因为不受重视,所以崔府内的下人,也越来越不尊重白丽华,虽没到冷言相对的地步,却也不会对她嘘寒问暖。

  因刚刚差点就经历了生死,白丽华的内心在进府那一刻显得落寞萧条,忍不住问旁边打洒的下人:“崔晋原在哪里?”像是极力隐忍着哭腔一般,声音有些沙哑。

  那下人看了白丽华一眼,还是说道:“在杜氏房里。”说着又低头扫地去了。

  杜氏,就是崔晋原后来又娶的那位妾室,白丽华不禁握紧拳头,指甲上的泥土还未来得及清理,一股怒气便涌上了心头,直朝着杜氏的房间走去。

  门外,只听房里传出莺燕的声音,白丽华更是不打一处来,为什么,为什么她做了那么多,崔晋原却还有心情在这里吃喝玩乐?为什么她为他所做的一切,都要被他这样来糟践!

  “嘭”的一声,白丽华重重的推开了房门,就见崔晋原与那杜氏交缠躺在床上,衣衫不整,因着幔帐的关系,两抹身影若隐若现,杜氏一见来人,登时惊叫了一声,连忙害怕的低下头。

  白丽华怒不可遏:“不要脸的狐狸精,这太阳还没下山呢,这么急着往大爷床上送了?白日宣y*的你成何体统!”

  那杜氏被她这么一说,两行眼泪便流了下来,娇娇弱弱的让人看了就心生怜爱,崔晋原没有被抓包的窘迫,反而安慰了那杜氏两句,起身不慌不忙的把衣服穿戴好,便直径绕过白丽华,要离开此地。

  白丽华这么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一次或许会愤怒,两次或许会羞愧,可次数多了,他也就没什么感觉了,白丽华见他一句话也不说,眼眶红红的挡住了他的去路,质问道:“你难道就没什么要与我解释的?”

  这话一出崔晋原倒是笑了:“解释?你想要什么解释?我与自己的小妾在一起,还要与你解释什么?”他今日心情原本就不好,官家派给他的任务不知怎的就出了纰漏,端午的事官家不允许他再插手,烦闷之余只好来找杜氏打发一下时间,这白丽华又跳出来扰他的事。

  白丽华只觉心脏一阵阵刺痛,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还是被她忍了下来,转而道:“崔晋原,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她刚刚都已经快死了啊,刚刚那人是如何看她的,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样的眼神,阴冷得可怕。

  “那你要我如何对你?我让你休息,你说我在赶你走,你三天两头往外跑,回来就对我乱发一通脾气,我要如何心平气和的对你?我与你说话,不过两三句你就开始质问,你还想要我与你说什么?”崔晋原不耐烦的蹙着眉头,说道。

  “那都是因为你总是惦记着荷花,你心里要是没有她,我就不会像如今这般管着你了!”白丽华的眼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对着崔晋原哭道:“自我嫁进你们崔家,我何曾有受过一天的好日子?要不是为了你,我如何需要这般伏低做小,伺候你父亲母亲?要不是为了你,我又何需做那么多事情,只想要你再多看我一眼?崔晋原,你的心是铁做的吗?为何我做的一切,你都看不到?我在你这崔家,还有什么地位可言?我活得连个下人都不如啊!”

  (=)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