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160章 趁你病要你命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4900 2019-09-12 17:55

  

第160章

  而此时,正躺在病床上的荷花,听着顾成说着联合会的事情,挣扎着要起来。

  顾成连忙摁住她,“小妹,你还生着病!要是知道你会起来,我就不会跟你说。”顾成本是不想说,可是架不住荷花哀求,只得将联合会门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结果,荷花一听就要起来。

  荷花撑着起身,细声道:“让大嫂过来,帮我换衣服。”一连病了几天,自家知自家事。联合会的事情本就是她撑着,一旦那些人发现她不在,必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你别起来,我和阿爹商量过了,去求河间郡王,请他派人去官府,派衙役来弹压。”顾成疼惜地看着荷花,“毕竟郡王与官府拥有联合会一半的股份。”

  “不成!”荷花摇头,“郡王是不会派人来的。”她抚了抚有些散乱的云鬓,“还没到派衙役弹压的地步,那些人,要的就是联合会出货给他们。也怪我病的不是时候,应该早早地就此事理顺。”她用白糖的新提炼法换取了漕运的一条水道,就是为了留给这些商户们。

  赵从道给了她一条水道,就等于还完了联合会所有的账。她不能再要求赵从道做什么事了,否则就是贪得无厌。

  “可你这样为他们着想,他们又有几个为你着想了?趁着你生病的机会,跑到联合会****,这不是要逼死你吗?”顾成恨地捶了一下手。

  “在商言商嘛!”荷花并没有太生气,商人逐利乃是天性,纵是生气也无用。

  只要她能将这些商人处理好,以后在陈州城里就不会再有什么阻力。

  而且,她也知道。这些商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趁她生病出现,必定是有人指使。

  是谁指使,还用说吗?

  过了一会,李秀与顾罗氏过来,劝了她好一阵。

  见到荷花依旧坚持,只得替她换了衣裳。

  一家人又套牛车,又是准备出行,好是忙碌了一阵。

  等到他们到达联合会时,已过了半个时辰。

  而此时,联合会的门前已是人山人海,不仅有来逼迫的商人,还有那些看热闹的。再加上地痞流氓趁此机会揩妇人的油,一时间联合会门前如同菜市场一般。

  范观摩与萧平萧亮等人,面对如此多的人已经有些绝望。

  他们勉力支撑着,阻止着这些人闯****合会。

  而那些眼见事态不对的织娘绣娘和染工们,也纷纷拿起了武器,对这些企图毁坏他们生存环境的恶徒们怒目而视。

  人群中,有人振臂高呼,“联合会答应卖给我们布匹却出尔反尔,这样的联合会要之何用?大家干脆打将进去,将布匹分分。”

  这话一出,顿时应者如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人群外响起一个女声:“我看谁敢动手!”

  随着这个声音,荷花被家人搀扶着走入人群。

  她还未病愈,此时看起来脸色苍白。身穿着庶人才能穿的白衣,将她的脸衬得雪白。

  荷花环顾四周,一双眸子静谧剔透。

  凡是被她望到的人,皆产生了羞愧之感。

  “听说你们要见我,我来了!”荷花扶着李秀的手,神情渊静,“有什么话,一个个说吧!”

  荷花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在病中还未好。再加上她体态病弱,身子如同无骨一般倚在李秀身上。

  那些先前还喊打喊杀的商人,顿时生出了愧疚之情。

  毕竟,一大群男人欺负一个病中的少女,说出去实在不光彩。

  荷花环视一圈,见到无人说话,便道:“我知诸位是好意,也知诸位想要早点进到布匹,早日开张。只是可怜我这身子,却是恰好病了。着实耽误了诸位的生意!我这里,给诸位先赔个不是。”她说着话,便盈盈下拜。

  结果头刚一低,就觉得一阵头重脚轻,差点摔倒在地。

  幸好身边的李秀和顾罗氏将她死死拉住。

  顾罗氏一个没忍住,忍不住痛哭起来,“你们这是做啥啊?有啥事不能等荷花好了?几天都等不了?”她一边说,一边数落着众人的不是,又将这几天荷花昏迷不醒的事说了。

  在场的众人羞愧不已,竟是没有一个敢出声反驳。

  有几个躲在人群中人,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

  这样下去可不行,顾家在打悲情牌。

  就在他们想要说话之际,荷花已经开了口,“诸位,我还生着病。精神怕是不好,可否容我坐下?”她招手唤了萧平,“平哥帮我搬个椅子来。”待萧平走到近前时,低声说了一句,“找人看住人群中煽动者。”

  萧平心领神会,急步进了联合会。

  不一会,就有人搬来了椅子。荷花坐下之后,先重重地喘了口气,这才又开口。

  “诸位的事,我已知晓。无非就是想要快点进货……”她看了看几个自称买来棉花要强卖给联合会的人,“还有想要卖棉花的。”荷花淡淡一笑,“我们联合会欢迎你们!”

  “不要空讲甚么欢迎不欢迎,”人群中,有人捏着鼻子在讲话,“赶紧说说实际的,你们到底啥时卖我们布?”

  荷花轻轻的抿唇,先是朝着发声处看了一眼,而后莞尔:“我们联合会生产布匹,就是要卖的呀!怎么可能不卖?只不过……”她故意停顿了一下,等到众人的眼中充满了希望,这才继续开口,“只不过一共只有三十匹布,这卖给谁,不卖给谁,一个人要买多少匹,以何种价钱买?这些,都需要慢慢商议。”

  她生着病,声音很细弱。

  那些站在外面的人,需要通过别人传话才可以明白荷花的意思。听到荷花以准确的口吻同意卖布,那些想要买布的商人放了心。

  就有人高呼,“既然是要卖布,那就快卖吧!大娘子还生着病,早早卖完早早回去养病!”

  人群就传出了哄笑声,“是啊,早早卖完早早养病!”

  听着这些笑声,范观摩只觉得刺耳。这些人,表面上是在为荷花着想,实际上却是在逼着她尽快做决断。

  一开始,范观摩对荷花也是打的别样主意,想要借助顾家的绝技。

  可时间久了,他却是越来越敬佩荷花。

  明明自己有绝技,愿意捐赠出来,让大家伙跟着她一起赚钱。明明她自己就可以搭上赵从道的关系,却愿意将这个关系转给联合会。

  人心不足,蛇吞象。

  荷花为了这些人殚精竭虑,可是这些人却是如何报答的呢?

  范观摩不信这些人全是那些商户,他想起自从荷花生病后就再未露面的张山。

  财帛动人心啊!

  张山以为拿到了织布机图,联合会就无用了吗?

  联合会能产多少布,赵从道就有多重视联合会,没见他隔几天就要来一次联合会吗?

  张山真以为有了织布机图从此以后张家的产业就稳固了?

  \s首发更新e更q新更快广告少s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