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395章 ****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3568 2019-09-12 17:55

  

第395章****

  小翠后怕的看着地面,被下人压着的手动都动不了,片刻才咽了咽喉咙说道:“我……其实我也……不知道与我接头的那人是谁……”

  荷花闻言微一拧眉,眼看着怒气映于脸上,小翠又急忙叫道:“我真的不知道那人是谁,每次我们接头,他都不以真面目示人,可是……我们一定还会再接头的,到时候你们再将他捉拿也不迟,我还有作用不是吗?”

  荷花冷笑了一声:“你倒是聪明。”

  这意思,是同意了小翠的提议,小翠当下便松了口气,就听荷花问道:“我问你,为何要害我们袁府?”

  小翠提了提心脏,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原本是个乞丐……”

  此话一出,荷花满眼的不相信,见此,小翠连声说道:“是真的,我真的是一个乞丐,只不过当乞丐之前,是一户人家的姑娘,后来我爹欠了债,债主付上门,我们全家****得走投无路,才上街做了乞丐,家人病死的病死饿死的饿死,现在就只剩我一人了。”

  说到这里,小翠像是想起了伤心事一般,不自觉的流下了泪,荷花默不作声,只听她说着,却对她再无一点怜悯之心。

  “后来有一个身披黑斗篷的人找到我,让我……把那木偶塞到你身上……”小翠的声音越来越小。

  荷花顿时拧了秀眉:“那带血的木偶,竟也是你一手所为?”

  小翠连忙磕起了头:“我也不想的,可是我若不照做,那人就说要杀了我,我没办法,而且只不过是个木偶,并不什么涉及到性命的事不是吗?”实际上,她还可以拿到一笔银子,对于做惯了乞丐的她来说,能有一个铜板就已经乐开花了,何况是一笔银子。

  “你还对袁府做过什么!”荷花沉怒的质问道。

  “除了那次,接下来的你都知道了……他让我想办法混进袁府,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打破你们的感情,可是这根本不管用,无论我怎么做,袁大爷眼里都只有你,那次利用了巧姐,还差点被你们赶出府。”

  小翠瞄了一眼荷花,见她没什么表情,才继续说道:“那次之后,我便学乖了,后来这些事我都与那人说了,那人却依旧不肯收手,让我回袁府待命,之后就是这次,让我在……你的膳食里下毒。”

  “这毒药是哪来的?”荷花问道。

  “毒药是他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我真的不是有心要害你的们,只是被迫于无奈,若我不按他的做,我便惨了,求恭人念在我可怜的份上,饶过我吧。”小翠说着,便求了起来。

  荷花冷笑:“袁府不缺你吃的不缺你穿的,可到头来你却还要害我们,你若真迫于无奈,为何不早早将事实禀报上来,现在以可怜来要挟我?你以为我是好糊弄的人?”

  小翠蜷紧了拳头,抿唇道:“可是,我如今已经将这些事说出来了不是吗?来去你们也没受到什么损失,难道还不足以让你们放过我?”

  荷花真是被她的一番话给气笑了:“你说不说是一回事,我要不要放了你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事你若是成了,十条命都不够你赔,你知道吗!”

  小翠不敢相信的摇摇头,咬牙道:“若袁大爷知道你心肠是这般歹毒,你以为他还会对你这么好吗?”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荷花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更令小翠气愤:“我已经将你想要知道的说出来了,你若不放了我,我不仅不会再与那人接头,等袁大爷回来,我还要揭穿你伪善的真面目,你大可杀了我,我无所谓,但是……我的尸体,你要怎么解释?杀人,可是要偿命,要做牢的!”小翠突然狰狞了起来,她是觉得,荷花一定不敢杀她,因为她还有用。

  “死就死了,还要解释什么?”突然,袁轻舟的声音从门外飘了起来,小翠一怔,回头就见袁轻舟大步跨进房间,身穿朝服的他沉着稳练,为他的外表又增几分帅气,看得小翠脸颊一红,却又听袁轻舟接着说道:“不过一个无关要紧的人,报上官府说是病死了,不就得了。”

  这话立刻将小翠打回了原形,原本红红的小脸登时泛了白,荷花将她的脸色看在眼里,秀眉微沉,看来这小翠也不完全是受了别人的指使,她怕是真对袁轻舟上心了,想着也是,袁轻舟这样的男人,京城里已经找不出第二个,或许小翠一开始是无心的,可接触下来后,多多少少是真的想要拆散她与袁轻舟。

  只可惜,她太低估袁轻舟与她的感情了。

  袁轻舟坐在荷花旁边,为荷花倒了杯茶,声音柔了下来:“累了吧?先喝口茶,这些事你若是烦,直接处置了便是,她以为那幕后的人可奈得袁府?真当我袁轻舟是吃素的不成?”

  此话一出,小翠的脸又白了三分,轻唤道:“大爷……我不是……”

  “我在你面前,是官爷,叫清楚了,大爷可不是你能随随便便叫的。”袁轻舟冷下眼眸,瞪了小翠一眼。

  犀利的眼神像是带着杀气一般,小翠当下就吓得噤了声,在她的印象中,袁轻舟一向温文雅儒,就算是那次她带巧姐出府,盛怒之下也只是训了她几句,却未有今日这般吓人。

  仿佛随时都能将她大卸八块一般。

  “今天怎么回来得那么早?”荷花换了一副语气,柔声问道。

  “管家来人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我便赶回来了。”袁轻舟回头看向小翠,冷着声又问:“指使你的人,是何人?”

  小翠战战兢兢的看着地面,话说得有些结巴:“不……不知……”

  袁轻舟皱了眉头:“是男是女?”

  小翠又摇了摇头:“每次他都压低了声音,我实在是分辨不出。”说着,抬头可怜楚楚的看向袁轻舟:“官爷,小翠已经家破人亡了,就求你饶了我吧。”

  袁轻舟却没丝毫怜悯,冷声而问:“你们什么时候再接头?”

  (=)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