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第115章 这猫我要了

荷香满园:农家傻娘子 孟姜 4915 2019-09-12 17:55

  

第115章

  原本是要去找荷花的,结果半路上宋佳桐就折返了悦来客栈。

  她的怀里,紧紧地抱着那个一直抓着她衣裳的白猫。

  而那个追猫的少女,则是一脸忐忑地跟在宋佳桐身后。

  进了客栈,那少女就走到宋佳桐面前跪下,“贵人。”她眼巴巴地瞅着宋佳桐怀中的白猫。

  宋佳桐看了看她,又摸了摸怀里的这只白猫,神情颇为不舍。这只猫身上雪白,只有尾巴全黑,称得上极品的雪里拖仓。

  刚才不知怎么回事突然跳到了她的怀里,紧跟着那少女就追了过来,说这猫是她的。

  可是任凭少女怎么哄,这白猫就是在宋佳桐怀里不下来。

  宋佳桐没有办法,只得领着这少女回了客栈。

  还有这只猫。

  可这猫是别人,哪有占着别人东西不给的道理?宋佳桐虽是不舍,依旧开始掰猫的爪子。说来也奇怪,任凭她如何掰,这猫就是不肯离开它。

  宋佳桐有些尴尬了。

  “这……”她看着跪在下面的少女,表示自己也很郁闷。

  那少女抬起头,即想伸手去抓狸奴,又不敢冒犯宋佳桐。

  只急得两眼都是泪。

  赵从道在旁看了一会,皱眉道:“你是哪家的。”

  这个少女穿的是一身仆从的衣裳,虽是长得秀丽,一双手却是略有薄茧。

  而且知礼知进退,一看就知道是受过训练的。

  少女磕了个头,轻声道:“婢子乃是陈家大娘子的贴身丫鬟名唤香儿,今日奉大娘子命去聘只猫,以解烦闷。谁想到半路上这猫惊了,从婢子怀中跳了下去……婢子这一路追来,结果……”香儿垂下头,面色有些惶恐。

  陈家的婢子?

  还是陈冬平的贴身婢子?赵从道不由多看了她几眼。故意用猫拦下了宋佳桐,他还以为这个人要编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借口,没想到竟然说起了真话。

  赵从道心中升起两分敬佩!这陈冬平,倒还是会用人的。

  宋佳桐看向香儿,撇了撇嘴:“你家大娘子烦闷?她有甚可烦闷的?要烦的也应该是荷花吧?”

  听到她问这样直白的问题,赵从道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香儿的眼角收缩了一下,宋佳桐竟然直呼荷花的名字,俩人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声音谦卑,“回贵人的话!我家大娘子知道陈大掌柜为了一张染料方子而派泼皮去劫杀顾大娘子,心中很是震惊。可是……”香儿的声音低沉了一些,“陈大掌柜毕竟我们家的老人,又为陈家做了一辈子大掌柜。不仅有功劳,更有苦劳。我家大娘子纵是知道他派了泼皮,除了责怪陈大掌柜还能做甚事?难道要让我家大娘子亲手将陈大掌柜绑上堂吗?试问这世上谁没有亲人?谁没有家人?顾大娘子被泼皮劫杀,陈大掌柜是有错,可是陈大掌柜对我们陈家却是忠的。”

  “于私,我家大娘子即不能将陈大掌柜绑上公堂!于公,又为顾大娘子被劫杀而忧心。自从那日案件审结之后,她就茶饭不思。后来,知道顾大娘子成立联合会,怕顾大娘子招不来元老,就托了蔡家的家主亲去相助。可谁知,顾大娘子竟然要蔡家主写下不得将绝技转给陈家的文书,还说什么一旦转了就要断子绝孙家族灭绝。蔡家主本就是去帮顾大娘子的,被这样逼迫自然不愿。”

  小丫头口齿清晰,将联合会上的事情娓娓讲来。

  令宋佳桐这个没去过现场的人,产生了唏嘘之感。

  “亲亲相隐嘛,这倒怪不得蔡家主了。”宋佳桐轻轻吁了口气,手指无意识地抚摸着怀中的白猫,“那蔡家主是陈大娘子的亲舅舅,心里肯定是向着陈大娘子的。顾大娘子让他发这样的誓,自然不愿了。”不知不觉间,宋佳桐将荷花换成了顾大娘子。

  “不过!”宋佳桐正了正色,“泼皮是你们陈家派的,觊觎顾家的方子也是你们陈家。纵什炙家为难你们,骂你们两句。那也是应有的,若是让我知道你们因此而埋怨或者是再起了杀机,我第一个不饶你们!”

  香儿听得身上颤抖,伏在地上不敢起来。

  赵从道换了个姿势,朝着椅背上靠去。长腿交叠,修长白皙的手指有节奏地拍打着。

  倒是一个伶俐的丫鬟!能教出这样的丫鬟,这个陈冬平不简单。

  他嘴角微微勾起,饶有兴趣地看着香儿。

  “可是这白猫,我怎么还你啊?”宋佳桐无奈地扒了扒一直吊在她身上的白猫。

  “这……”香儿面露为难之色。

  宋佳桐又扒了几下,白猫却用爪子死死勾着她的衣裳。

  “算了,你聘来时用了多少钱,这猫我聘了。”宋佳桐无奈地叹口气。

  “这怎么可以?”香儿快要急哭了,“这是我家大娘子亲口指定要的猫,若是婢子……”香儿垂着头,身子轻颤。

  “我不是那等强抢别人东西的人,”宋佳桐也是无奈,“这猫在我身上不下去,若是强行扯,只怕会伤了猫。即是你家刚聘来的想来也没甚么感情,不论是花了多少小鱼和聘礼,我双倍还给你就是。拿了这赔金,你再去聘一只就是。”

  说着话,宋佳桐看了一眼锦衣。

  锦衣就将身上的锦囊扯下,放到香儿面前。

  这锦囊里有十几两碎银,是用来给宋佳桐出门时买零嘴吃的。聘一只猫,绰绰有余。

  香儿不舍地看了看白猫,又看了看宋佳桐和赵从道,只得哭丧着脸叩头。

  看着香儿拿着锦囊走了,宋佳桐长吁一口气,“你呀你呀,倒叫我做了一回恶人。”她轻轻摸了摸怀中的白猫。

  白猫被她这一摸,舒服地闭了闭眼睛,喵喵叫了两声。

  赵从道就笑,“这猫怕是与你有缘。”

  宋佳桐眼前一亮,“我也觉得如此,要不然为什么不跳别人怀里,偏跳到我怀里了?”

  赵从道莞尔一笑,轻轻摇头,“喜欢就留着吧!”

  “这陈家大娘子,还真是处心积虑啊。”眼看着宋佳桐抱着白猫欢欢喜喜的进了自己屋子,赵从道伸了个懒腰。

  “要不要标下把这猫还回去?这陈冬平没安好心,只怕是在利用五娘子。”锦衣躬身问道。

  赵从道摇头,“佳桐喜欢,就留着!佳桐一年年长大了,也该经历些黑暗和痛苦。就让这件事情,成为她启蒙的教育吧。”宋佳桐在宫中,是有名有的好说话,连宫娥都能将她骗得团团转。

  他护得一时,却无法护其一世。

  陈冬平在打宋佳桐的主意,说不定还是好事。经此一事后,宋佳桐也能对阴暗的事情了解一二。

  赵从道有些怅然,“这张白纸,终是要有人着墨书写。等再过几年,上面会写满世故和老练……”

  一想到宋佳桐会慢慢长大,经受挫折,经受欺骗和背叛,赵从道就觉得心头疼痛。

  可谁能不长大呢?谁能永远依附于别人的羽翼之下?

  听着宋佳桐在屋里用亲昵的语气和白猫说话,赵从道微微一笑。

  尽是温柔和宠溺。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

  (o123=老曲小说网)

  &/div>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